menu
好地方

Openground:貼地文藝空間 守住設計價值

Openground就位於深水埗大南街上,透明的玻璃門讓人可以張望裏頭的空間——淺灰的格調,前面左處靠牆位置放了幾個書櫃,上面清一色放上同款雜誌;中間一張長臺,不少人就帶著電腦來到安靜地自己工作;盡頭就是吧檯,看得見年輕的咖啡師在泡咖啡。創辦人林欣傑(Keith)談起這個空間,初衷很簡單,「香港設計師的支援真的少之又少,我希望這裏能夠開放出更多可能性,提供一些更落地的支援給設計師,同時讓人們發揮他們對空間的想象。」

 

空間 醞釀文化交流

 Keith笑說大抵是吸引力法則,不少設計師會帶同電腦來這裏工作。

 

香港地最昂貴的,就是空間。

本身是新媒體藝術家與設計師的Keith直言設計師比較慘,「設計師普遍收入不高,付不起很昂貴的租金租Studio,而且相比藝術家而言,支援也較少,所以就想利用一個空間,去修補這方面的缺口。」設計界現時每年定期會舉辦大型的比賽或講座,例如香港設計中心舉辦的設計營商周(BODW)就提供交流與建立人脈的平台,但Keith認為,這些講座離新晉設計師太過遙遠,「講座請來的都是非常著名的設計師,那本地還未出名但有天賦的設計師就沒有機會展現在人前,這中間有一個很大的斷層。為什麼我會選擇地鋪?就是希望能夠提供一個落地的空間給設計師去交流去想象。」

 

身為設計師的Keith雖然對經營空間感到有點吃力,但他堅持,希望可以為設計界出一份力。

 

Openground前身是複合空間common room & co.,去年約滿後,Keith便將兩層空間重新規劃,上層用作Maker Space,讓人租用器材如鐳射切割及雕刻機、3D打印機、造模機等,並舉行迷你展覽;又定期舉辦設計講座,激發起大家想像以外,重要的是提供空間讓設計師們相聚,「舉辦這些講座,很多時去到現場才會發現,原來許多設計師們在網上認識已久,但一直沒有地方、沒有機會碰面,直到今天才在這裏相聚。」面對面的對談所激發起的火花,與網絡世界的天馬行空,其實是相輔相成的,「不是說要批評網絡世界,但譬如有些書本設計,真的要觸摸到作品才能知道用上什麼紙質,那是網絡上無法知道的事。」

 

展覽設計書籍 傳承創意

在Keith年代猶如天書的《アイデア idea 》,在香港沒有發售,是Keith直接向出版社傾談合作。

 

靠門口的位置放著流動書架,上面放著清一色日本殿堂級設計雜誌《アイデア idea 》,黃色的封面,份外醒目,「這本書在我們的那個年代猶如天書,創刊已久,但很可惜現在年輕一代的設計師,幾乎沒有人知道,也很難怪他們,因為這本書在香港買不到也找不到。」

從一個人看的書,便能了解一個人的想法。曾出任多間大學教師的Keith概歎年輕一代的設計視野越來越窄,「問他們Final Year Project的作品參考來源,他們答我是Pinterest,但卻答不出作品本身的設計師是誰。問他們有沒有實際的參考書籍,他們答我說沒有!」Keith認為,網絡世界找參考不是問題,但網絡上很多時無法完全展現設計的理念,「所以我把這些雜誌放出來,好像把書本推到他們眼前:『有些很正的書,揭下啦!』」他笑說,這個流動書架每隔一、兩個月會換一次,下一次主題是華文界非常有名的設計雜誌《Design 360°》,同樣在香港無法購買,「其實是很可悲的,自從《書得起》關門後就很少地方可以購買到設計書,我只希望能夠盡一些力。」

 

打破對深水埗的想象 下一站文藝街? 

但在深水埗舉辦一個藝術展覽空間,不少人都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其實我自己都有問過,是否該做些什麼來『融入』社區呢?但其實為何我們要融入呢?我相信太多人對深水埗有既定印象,就是一個很草根的地方,但其實會不會我們就努力做自己,去帶領其它人去重新發現(rediscover)這個社區呢?」家中上兩代人都在深水埗居住,Keith自小對深水埗有很深厚的感情,他娓娓道來深水埗的歷史,「其實深水埗曾是一個富貴到不能的地方。50年代錢穆就是在這裏開了新亞書院,後來才有了中文大學。離這裏不遠處的街道,就曾經有全港第一棟有電梯的私樓,當時還是有錢人、明星居住的地方,當年不少文化icon如黃霑也曾住在這裏!」

由五十年代的新亞書院,充滿人文氣息,到後來工業起飛,成為製造業的材料集散地,深水埗的定位不斷改變,「剛巧我們也在改變中,於是就在這個時間與空間的空隙中,我們來做一次實驗,看看能做到什麼。可能以後回望,我們會說曾經深水埗是一個文藝地方也說不定呢。」

莎莉@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偽文女生,愛文字,愛一切美好的事,現為偽KOL/旅遊博客/記者/編輯,身兼多職,只為可以繼續發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