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綠

著衫,揀羊毛定人造纖維好?

想添新衣,拿起羊毛衣,羊毛獨有的低調質感和樸素顏色,很適合不敢太高調的人。但想起工廠式農場內的綿羊被暴力剃毛流血,還是放手。拿起另一件,仿羊毛的人造纖維,質感幾乎如真的一樣温暖鬆軟。但又記起人造纖維會產生過百萬微塑膠纖維,流入大海影響生態。唉,還是掛回架上。

但,到底可以穿什麼?

有掙扎總比繼續被蒙在鼓裡和麻木好。

誰忍心羊毛出自羊血淚

從前買衣服,最掙扎的是價錢和哪種顏色剪裁適合自己。直至數年前,世界各地動保意識抬頭,動保人士潛入工廠式農場偷拍鵝鴨、綿羊養殖場,一幕幕令人震撼的虐待動物畫面在社交媒體上傳開。

為了製羽絨,鵝鴨在冬天被工人拔去羽毛,胸前的皮膚痛得紅腫滲血;為了應付全球你我她和他對羊毛製品的大量需求,剃羊毛不再像是卡通片中悠悠閒閒令人嚮往的工作,而是變成一味求快求多的工業生產。

根據國際動保組織PETA調查,工廠式農場內,農夫和工人無暇照顧每隻羊,有些小羊得不到足夠的營養和照料,就此死在一角。綿羊又在無麻醉情況下被施以剪皮防蠅手術,臀部傷口血流如注,部份更因傷口感染而死亡。

密集懨悶的工作亦令工人壓力爆燈,工人的薪水以量計算,唯有愈剃愈快,剃羊毛時割掉綿羊一大塊皮甚至整隻耳朵亦時有發生。如綿羊稍為不按指示「坐好」,便遭受暴力對待拳打腳踢。偷拍的影片見到綿羊受苦的臉,和因痛楚而想掙脫,叫人怎能不把手上的羊毛衫掛回架上?

用人造纖維等如讓自己吃下塑膠

為了動物,開始純素生活好幾年,心安理得地用人造物料衣飾,找素成功。直至「走塑」運動彈起,才知微膠粒是大件事,人造物料更會產生數以萬計的微塑膠纖維(Microfiber),仿如真羊毛的亞加力毛纖維 (丙烯酸纖維 Acrylic)、又輕又平又暖的抓毛(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 Fleece)、尼龍(Polyemide)、Gore-Tex( 膨體聚四氟乙烯 ePTFE)等,通通都是膠。由於聚酯纖維價格便宜,根據綠色和平數據顯示,現今約有60%的衣服使用聚酯纖維。

這些人造物料衣物在清洗時會釋出微塑膠纖維,如用洗衣機清洗情況更甚。英國普利茅斯大學(Plymouth University)花了12個月研究,發現仿如真羊毛的丙烯酸纖維情況最嚴重,每次會洗出73萬粒微纖維,比聚酯纖維多1.5倍。

即使洗衣機可隔走部份微塑膠纖維,但仍有部份會流入海洋。這些微塑膠纖維會吸附海中有毒物質,浮游生物將之吃下,其他海洋生物又吃下浮游生物,令微塑膠纖維進入食物鏈。香港多間大學研究發現,烏頭、青口、龍蝦、蠔等至少170種海洋生物體內都含有微塑膠,部份更是人類常吃的海鮮。

動保 vs 環保?    只是互為因果

以上原因,似乎令動保和環保關注者為了選用物料上有點小爭拗。其實說下去,會發現彼此從不對立。

哲學家伊曼紐爾·列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認為關鍵在於「臉」。他以其脆弱,希望你能給予倫理的回應。就如我們不忍看到別人受苦的樣子,因為這會引起我們的內疚和同情。哺乳類動物或家禽畜的臉和表情跟人較為相似;而海洋生物,尤其是浮游生物的「臉」,感覺跟人「距離」很遠。前者較易讓人讀懂和喚起同情心,這也不理難理解。

如先從環保生態角度切入,人造纖維的原材料就是石油,開採和製造過程污染海洋、加劇氣候暖化,再加上微塑膠纖維,嚴重威脅海洋。地球上氧氣的來源,約10%由陸地上的綠色植物供應,其餘90%來自海洋,海洋的海藻藉光合作用製造氧氣。要是海洋死亡,海洋和陸地動物,還有人類同樣不能獨善其身,愛動物者同樣感到切膚之痛。

用天然物料就完全沒有環境生態問題嗎?PETA調查指,為了令工廠式養殖場內的綿羊減少寄生蟲,農夫會用毒性相當強的化學劑sheep-dip塗或噴灑在羊身上,sheep-dip落在空氣、流入河流或泥土中同樣影響嚴重生態,還未計養殖場每年消耗的食水和土地。

重點不在比較誰比誰痛苦,而在…

沒有棲息地哪裡來動物,物種滅絕亦令生態失衡。比較海洋生物是否不如哺乳類痛苦,又或者畜牧業是否比海洋失衡對生態的影響少一點,這是從「果」着手,卻不是解決問題的重點。重點是,兩個問題都由人類追求「多、快、好、省」而搞出來禍,貪婪和欲望才是問題的「因」。從因着手,最簡單,第一步買少件衫,接受二手衫。

若你先與動物有緣,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環境對牠們的重要;若因緣讓你先投身環保,有天亦會了解畜牧業對動物和環境的傷害。塵世間每事每物本來就環環相扣,環保與動保,只是關注世界的切入點有所先後,大家從來都是隊友,何曾是對手?

作者簡介:小青
不太自由的撰稿人、純素者。
任動物版記者多年,曾經只喜歡動物,懷疑人類。
現在求好好修行,點起螢火微光,溫暖有情。

圖片來源:Unsplash、Istock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