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寵愛

捐血英雄大白兔

被嫌棄體型太大、臉太尖、眼太紅等等的大白兔,其實正因體型夠大,就一直擔起了輸血的重任,以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救活無數失血和貧血的兔同胞。

很久沒有碰見過大白兔,看着籠內那大大隻,白雪雪,紅眼睛的牠,不其然想到中秋節的燈籠,還有故事書內那些活潑聰明的角式。位處旺角的香港兔友協會,成立於2003年,是香港唯一幫助棄兔的註冊慈善組織。協會內現時住了65隻兔,大白兔佔上十分一,有一隻住上三年了,仍未等到一個家。被人嫌棄體型太大、臉太尖、眼太紅、不夠可愛等等的背後,又有誰想過這些大白兔一直擔起了輸血的重任,以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救活了無數醫療桌上,失血和貧血的兔兔同胞?

白兔身體內不含色素,由於眼球亦為無色,因此我們看到的紅眼睛,其實是牠眼球內血液的顏色。

乏人問津 外表永遠不夠討好

香港兔友協會在創辦人唐雅賢(Shirley) 和一眾義工的打理下,由每隻兔住客的照顧需知,及至牠們的覆診時間表等都井井有條。房間內,兔們都按體型和重量入住不同的「層數」,最大型的白兔當然住在最底層。別看牠們「大大份」,賣萌招式跟其他小型兔一樣層出不窮,走近會湊近左右聞,抱得舒服的話還會舔你手,然後合上眼睡。可Shirley說牠們的吸睛度還是敵不過小型兔,為大白兔駐足的人少之又少,「市民來協會參觀,總是對毛茸茸的、體型小的兔很雀躍,很開心。看到家兔就會視若無睹,直行直過。怎樣形容呢……狗有唐狗,家兔似乎跟唐狗一樣,在市民心目中,外表永遠不夠討好。」

大白兔賣萌招式其實跟其他小型兔一樣層出不窮,走近會湊近左右聞,抱得舒服的話還會舔你手。

不少人偷偷放下免子和紙條在香港兔友協會門口,然後轉身就走。

默默為兔同伴捐液

可萬物安排總是有趣的,大概沒有人會想過這些被嫌棄的大白兔,竟一直默默地為自己的同類付出,捐出血液救活失血過多或貧血的同伴。兔兔急需進行輸血的情況原來並不罕見,有些是因未絕育而子宮長了腫瘤的兔女,也有患了肝病,影響了造血功能的兔子。為救活牠們,就得找起碼重達3公斤的兔子捐血。數來數去,就只有大白兔比較容易符合這條件,當然事前還得檢查牠們的精神和身體狀況。遺憾地,坊間飼養大白兔的人不多,那些焦急的主人最後還是得向兔協求大白兔,捐血予自己的心肝寶貝。「協會願意借出大白兔,一來希望能救活其他兔子,二來是希望讓大家看到被遺棄的牠們,生命都應該得到大家的尊重。」Shirley在旁邊說道。

協會的大白兔住客之一 Radish 就曾在香港芭蕾舞蹈團的宣傳海報中亮相。

為了替大白兔發聲,台灣近年有不少繪本就以大白兔為主角。

攝影:許政、unsplash、《香港兔友協會》專頁

許政
2015年於蘋果日報果籽創立動物維權版「寵物籽」,報導海內外人和動物間的感情故事。2016年底離職後成為獨力記者,於社交平台建立「阿毛四圍行」,義務接受動物義工和組織的求助,繼續以圖文和影像報導各類型動物資訊。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