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睡前一本書

《迷失的摩登》舊式建築總是美


如果說中環的玻璃幕牆大廈表達的是白領精英的美學觀,那葵興東海工業大廈粗獷而又不失理性的設計,就可說是香港現存工業大廈中最具鮮明性格的例子。有別於一般工業大廈的油漆水泥外牆,東海工業大廈以花崗石及碎石修飾。當石材帶有強烈的原始感和重量感,便可以在外牆塑造不同的視覺重量,例如佛羅倫斯文藝復興宮殿Palazzo Medici Riccardi 的立面,以調較比例和不同材料處理來分別底座和樓身。


視覺中較重的底座會令整棟建築顯得穩固。東海大廈的不同立面,正是分析石材在建築設計上應用的最好例子。東海大廈的立面主要以本身的結構為基礎,然後在框架之內以不同的物料填充。在結構框架中柱子和橫樑的交接點,可以看到一些細心的細部處理。柱頭刻意造成一個托的形狀,好像將橫樑托起的模樣。


建築史學家Reyner Banham將這種手法形容為「as found」的美學 — 將建築元素的組合和構造忠實呈現。除了在立面物料處理上了解到一定邏輯外,整座大廈的體量和立面設計,也跟隨著相同的設計意識。東海大廈全棟共八層,地面四層比上面四層樓底高及少窗户,可見建築師再一次透過對比表達工業大廈具不同用途的意圖。


底層樓底高日光少適宜做貨倉,頂層樓底矮但日光多適宜用作辦公室,迎合不同需要。除了材質之外,整個立面的東西面和南北面的分割手法體現理性邏輯。面向行人路的南北立面比向行車路的東西面多出虛位,有助減少走在行人路上時的壓迫感。東西面立面分成八部分,中間佔八分之二的平滑水泥面將像大石般的外牆分開兩邊,同樣地南北面也一樣被劈開,為厚重又有秩序的石牆帶來一個視覺喘息。

《迷失的摩登 》由三位建築歷史博士和建築文化研究學者合著,以25幢戰後現代主義建築為引子,談早年香港的社會文化與建築風格。地點遍及香港各區,除了工廈外,也有民娛設施、公共場所和教堂等,都是一些生活化而不失設計美學與歷史故事的建築物。

Tags : 習慣文青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
 
前往下一篇文章  博物館怪奇事件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