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想像香港

尋找「燕梳巾」的故事

當知道北角上海僑冠理髮店又不敵疫情被迫結業,James心裏一陣失落。

不要以為James是個阿伯,其實他是個只有32歲的設計師。回憶第一次去僑冠,他笑說印象特別深刻。「第一,僑冠是幾十年老店,個個理髮師都七老八十,好驚被人剪個蛋撻頭,我唔想攞自己的髮型嚟較飛,其次是僑冠的裝修還保留著80年代設計,經過紅色樓梯及用鏡子砌成的五花十色燈飾,簡直如走進電影《阿飛正傳》的場景。」但膽粗粗試過一次後,James決定以後只幫襯僑冠剃鬚和理髮。

「一坐下那張真皮理髮椅便愛上,完全符合人體力學,好舒服。」還有是手勢。「一直以為上海理髮店的師傅會好老土,但原來對潮流有一定觸覺;也可能當時流行的復古油頭和all back,結果出乎意料比不少中環的salon還要稱心滿意。」

不過,James最掛念還是僑冠的剃鬚服務。

未開始剃鬚時,師傅會先蒸熱毛巾敷在臉上讓毛孔擴張。那條毛巾,正是「燕梳巾」。

跟師傅聊天,方知道「燕梳巾」的好處。原來在上世紀六、七年代,「祝君早安」毛巾比較大行其道,不少酒樓、冰室都愛用,貪其又平又薄又夠韌,比較耐用。

燕梳巾質地較厚實,面積亦較大,呎吋是18吋x 30吋,蒸熱後更加耐熱,「敷在臉上更舒服!」而上海師傅剃鬚技巧高超,簡單是出神入化、手起刀落、乾脆俐落,剃得極為貼面;剃了十次,但從沒傷過一根皮毛。另外,師傅亦說洗完頭抺乾頭髮,要用毛巾包着頭,毛巾當然是越大條越吸水越好。所以,很多上海理髮店都會選擇「燕梳巾」而不是「祝君早安」毛巾。

但近年上海理髮店一家一家結業,亦越來越少,「燕梳巾」便越來越少見。James曾經在一兩間小店見過有得賣,便買了幾條回家,「驟眼看你真不會覺得它很美,就似平時家裡用的枱布地布,但可能我自己在理髮店用過,就是覺得它很特別,很local。」

至於,為何叫做「燕梳巾」?師傅不知道,James 試過連Google大神都沒有任何資料(真係第一次試過),可有人能賜教和分享嗎?

撰文:Cherry Tsui
攝影:洛.信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