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好好生活

金繼 不完美,也是完美

金繼,又名金繕修復(kintsugi),起源於日本15世紀,是以天然的塗漆將碟子、杯子、茶碗等破損的器物重新黏合,再塗上金粉。

裂縫,整合。閃閃發亮,然後重生。

其實,在日本人眼中,金繼可不是一種修補,塗上金粉的裂縫是歲月的痕跡,而再隨着歲月消逝,金粉也會漸漸褪色,變成另一種美態,賦予裂縫一個新的生命,你便會發覺這種不完美,也是一種完美。

然後,學懂日本侘寂(wabi-sabi)的美學。

修補的不是一道裂縫,而是一份親情

Toshi是一位金繼職人,來自日本靜岡,學習金繼已有六年,兩年半前來到香港,教授日本的金繼技藝。

先來說個故事。「記得有一次,一個日本人拿來一隻破碎的茶碗,一看,我便知那可不是什麼矜貴貨色,那不過是一隻普通不過的玉田燒,可能是數百円的貨色吧,但破掉下來,破碎得四分五裂,要修補的話,可能要花上一萬円,不化算呀!」接着,客人說出茶碗的故事。「那是袓父生前最愛的茶碗,每天都用着這隻茶碗喝茶,之後過世後留了給父親,父親把它送了給我。」一不小心,茶碗從餐桌掉在地上,四分五裂,哭了一個晚上。

修補的不是一道裂縫,而是一份親情。

Technical Time.
儘管簡略介紹一下金繼步驟:

1.先將瓷器裂縫以木賤草擦磨得平滑。

2.沿瓷器裂縫髹上塗漆,塗漆可以是麵粉或石灰粉或木粉,以清水混合成黏稠狀的塗漆,把碎片黏合。

3.乾透後,用雕刻刀批走多餘的塗漆。

4.灑上金粉,以金粉劃成線狀,再在金線上塗上透明漆,接着打磨,完成。

一百個職人有一百種做法
看似簡單,背後其實是金繼職人一種領悟。「每次拿起一件破碎了的器物,我得先看看破損的情況,再依據器物的質材、形狀、弧度、崩口等不同破損情況,都有不同處理,而且用料也有分別。若你以為每一個金繼職人都依樣葫蘆,那便大錯特錯;每個職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用什麼塗漆?畫得粗與幼?一百個職人有一百種做法。」那也是一種創作。

Technical Time.
只見Toshi用上纖幼的貓毛筆為缺口塗上塗漆,深呼吸,手要定,一定要愈薄愈好,再視乎破損的裂縫去決定長短粗幼,之後,放入特定溫度的紙箱待乾。「我還要視乎天氣的溫度和濕度去決定所需的時間。」約半小時後,Toshi拿出金粉,先細意的灑在塗漆上,再用髮毛筆劃成線狀,這樣,一隻破裂的碟子多了一條閃閃發亮的金線,與碟子的花紋配合得天衣無縫,甚至是賦予裂縫一個新的生命。還不止,隨着歲月消逝,金粉也會漸漸褪色,漸次發展出一種新的美態。

只在乎你如何感受

「你可曾聽說過侘寂(wabi-sabi)?」突然,Toshi笑着問。侘寂的概念是要人懂得無常,生活從來不是完美,侘寂教人勇於面對現實中的不完美,並學習欣賞不完美中的美。「可看過大森立嗣的《日日是好日》,電影中,主角典子(黑木華)反覆的問:什麼是日日是好日。」雖然,Toshi最後也沒有什麼答案,只說:金繼沒有將裂縫掩藏,反而塗上金粉讓破損成為一種美態,教人學會欣賞這不完美之美;事實上,世界從來不完美,但不代表事物不是美好。

其實,原來只在乎你如何感受。

香茶房

撰文:郭晞雅
攝影:汐賢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