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同心抗逆

清潔人員的使命

疫情下,全職自由身演員的陳建文多了一個身份:負責噴消毒噴霧的清潔人員。

演藝學院戲劇系畢業的他在疫情前除舞台表演外,還同時兼任戲劇與舞蹈教班。自由身工作雖然收入不穩定,但五光十色、每天有不同變化的工作環境,讓對世界好奇的他每天都處於快樂之中。那知疫情出現,所有舞台表演、教班都停頓了,收入突然成了最大難題。「那時有朋友介紹,就接了這份工作,即日出糧嘛。」陳建文語氣輕鬆,笑說其實許多行家都成為了清潔人員的其中一份子。在失業率創歷史新高的時候,或許他已算是幸運的一員,但跳出自己的專業範疇,從五光十色的世界到現在每天只重複做一件事,就不是人人能過到自己那關,「一開始其實也覺得很辛苦,不停噴消毒噴霧,很消耗體力,而且毋需用腦,覺得時間過得很慢。」

面對困境,他可以選擇頹廢地做,也可以選擇埋怨,但他卻選擇將舞台劇的熱情,注入這份新工作,「其實每份工作都有一個使命,演員的使命就是透過故事帶出真善美,而這份工作的使命,就是確保人的健康。」一個轉念,讓噴消毒噴霧這個舉動,不再是無意義的重複動作,「例如噴巴士,我會想哪些位置司機會最常用到、最緊張呢?例如呔盤、風口位;而對乘客而言,則是扶手、座位,那麼我在這些位置會特別加強消毒。」

運用演員角色代入的技能,設身處地去思考。無論做什麼工作,他始終保持舞台工作者的專業,「其實我們的專業就是make it perfect。雖然這個世界上沒有東西是完美,但盡自己能力去做,那麼就是最接近完美的狀態,這就是專業跟業餘的分別。」

夢想總是美好的,現實是自由舞台工作者收入一向不穩定,再加上疫情的衝擊,真的沒有想要放棄的時候?「疫情前其實都有想過,疫情一開始也是有動搖的。但我實在沒有辦法離開舞台,因為真是很愛,既然愛,那就沒有辦法了。」他腼腆一笑。因為愛,讓他在困境之中,仍甘之如飴,「我有一個理論,就是用『未來眼』(Future Eye)來看事情。現在看這個困境,當然會覺得很辛苦壓力很大,但當我幻想未來的自己來看現在的自己,就會覺得其實很容易跨過。正如你考會考那時都覺得很困難,10年後回望就覺得不值一哂了。」

外在的環境我們無法改變,但我們至少仍有權利去選擇活出屬於自己的舞台。

撰文:莎莉@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照片:受訪者提供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