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不妨肉麻

全職爸爸,不讓兒子孤單

男人總是很怕將愛掛在口邊。即使是父子。

未當上父親之前,Derek都不懂愛,爸爸是個典型的傳統男人⋯⋯直至自己也當上了爸爸。孩子還在太太肚裏時他就想,最快樂的童年是怎樣的?結果,他選擇辭去工作,全職湊仔,在身邊看着兒子一天一天成長。他還開了一個Facebook專頁「遇。爸|一個全職爸爸的奇妙之旅」,寫下一封封給兒子的情書。兒子的名字叫黃遇,父與子,的確是一場奇妙的相遇。

 

「Day 1461

遇見你,

令我認識自己更深、更真;

令我學會一個男人應該點承擔一個家。

轉眼四年,

即使辛酸再多,

始終都不及愛多。」

 

「全職爸爸」,很多人對Derek這個身份感到好奇。未有孩子之前,他有自己的事業,興趣,生活圈子,自由,一如很多普通男人,80後。選擇當上「全職爸爸」,立即聯想到的是,這一切都要暫時放下⋯⋯這些代價Derek當然都知道,但為了個仔,他心甘情願,「我和太太都相信,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是最幸福的。而且我們都想不到任何理由要將教育孩子的責任假手於人。如果兩個人要有一個全職湊仔,那個人應該是我!太太個性外向,反而我比較黐家,而且她的教師工作收入穩定,我們都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

 

 

男人湊仔得唔得㗎?想必Derek也遇過不少這樣的質疑。但誰又天生就懂得做人父母?兒子剛出生,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脆弱的新生命。單是確保他吃得飽穿得暖,已經讓他出盡渾身解數。兒子未懂行,他揹着兒子到街市買菜,回家煮飯;他是兒子的人肉玩伴,哄他笑哄他睡,半夜還要起身餵奶換片⋯⋯廿四小時候命。「做全職爸爸沒有收工,就連視線都不能離開他。頭七個月我就是全天候照顧兒子,沒有約朋友,也沒有做freelance;就像我的世界只有他,他的世界只有我。」

但真正明白到做人老豆甚艱難,是兒子漸大,開始有自己的意志。「他是一個人,他都會嬲,會唔開心,會發脾氣。」小孩子扭計很平常,Derek曾經當過社工,他自以為比一般人懂得處理兒子的壞情緒,但他忘記了,自己也是一個凡人。最痛那次,他無法相信自己竟然出手打兒子⋯⋯

 

「Day 1346

照顧你嘅呢個過程,

揭起咗極大量我喺自己成長入面要處理嘅嘢。

多到一個點,

好似揭極都有。

亦係呢啲嘢,

根深柢固咁影響住我同你嘅相處。

父子關係,

原來唔止係父同子之間嘅事。

我終於明點解父子係前世嘅仇人喇。」

那一巴那情景,想起仍然揪心。Derek一直只想兒子做個快樂,正直善良的人﹐但怎樣才能做到?無助的時候,他心底冒起了難以言喻的憤怒。他很想從自己的童年找到解答,但父親的畫面卻少之又少。「我有一個從事飲食業的父親,印象中他總是早出晚歸,我連跟他傾偈的時間都不多。當我帶兒子去公園,幫他沖涼,我都會想起,我童年的那些時間,他到底去了哪裡?他何曾了解過我們的真正需要?」照顧兒子的頭兩年,Derek內心充滿憤怒,與父親的關係甚至變得比從前更差。

他不明白,為何對自己的兒子充滿愛,對自己的父親卻是恨?有次他看了一套福音電影《天堂小屋》,一套關於罪咎,悲傷,怨恨,和愛的電影,加上經歷了哥哥的離開,Derek逐漸找到自己憤怒的根源,「一直以來,原來我是那麼渴望與父親的親密關係,我的不快樂,其實是源自缺失的愛。」承認自己真實的感受,他總算慢慢釋懷,一點一點地接納那個過去不完美的父親。

回到兒子身上,Derek都有了新的領悟。「放得低經驗,放得低judgement,我找到平靜。」有時候是大人投放了過多的期望在孩子身上,但愛過了頭,會否變成一種情感勒索?Derek不想自己成為這樣的父親。「我有責任要教導他分辨是否對錯,但犯錯,都是他人生的寶貴經驗。我不想他錯,其實只是我接納不了會犯錯的他。」想通了,「更重要是,我陪他一起經歷認錯改過。有句說話:『慢慢來,比較快!』原來是真的。」現在,Derek更懂得享受和兒子一起成長,沒有刻意改變什麼,只是調整了心態,風景已經不再一樣,「其實快樂很簡單,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做什麼,在哪裡都不太重要。有時我在家中做freelance,他在我旁邊玩車,兩個人偶爾對望都會笑一餐。」

兒子滿4歲,去年9月入讀K1,「他的世界會愈來愈大,會有自己的朋友,不是只有我。」那一千多天形影不離的相處,Derek想想都會忍不住在街上掉眼淚,卻是快樂的眼淚。「如果要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都會毫不猶豫地遞上那封辭職信,在生命中曾經有過這4年經歷,是多麼令我自豪。」

「Day 867

愛是,

當你正在經歷那階段的同時,

轉眼經已不捨,和懷念。」

圖片:受訪者提供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