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做人幽默啲

豪哥許賢:笑着接納世上的不完美

《試當真》開台,演員游學修之外,另外兩個主腦:豪哥(蘇致豪)和許賢都是YouTube網台的老前輩,由CapTV擷電視到金剛Crew,再到現在的《試當真》,不是要拍真人show,而是接納世上的不完美。認認真真地講荒誕的事情,荒荒謬謬地講認真的事情,想大家看我們玩得很開心。

哪怕只掂到丁點眉角都會試

「我想拍些會讓人笑到肚痛的片。」許賢一臉認真地說。或者更精確的描述是:那是半帶嚴肅、不容質疑的表述,「我們都喜歡看 Key & Peele,一條3到4分鐘的片可以令人一直笑。」他們笑笑口講,又謂自己不可能去到那個程度,但厲害的事情哪怕只掂到丁點眉角都會想試試。無它,自己開心了,也想其他人在看片時會開心笑。

若以喜劇和幽默去形容他們的創作,估計不可能會有人反對吧。當被問到為何在本地影片市場上劍走偏鋒時,豪哥說:「創作是一件好密集的事,一定是回歸自己本身。」不刻意塑造形象,也不囿於社會環境,單純因為創作不能脫離自我,一旦兩者走遠作品便會失真。「不把自己拿出來,拍出來的東西會很假。」

許賢直言從沒想過要做其他類型的創作,「甩不走的,也沒想過。我們拍片的人不同於演員,沒有那種要挑戰不同角色的心態。」堅持只做一件事,堅持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堅持他人所不能堅持的,猶似日本的匠人精神。

先傾計交個朋友,才能談心

真實在他們的創作中尤為重要。所謂真實,不是說要拍真人show或者做新聞評論,而是接納世上的不完美,把荒誕、醜陋的面目與景象不作遮掩地呈現在作品之中。認認真真地講荒誕的事情,荒荒謬謬地講認真的事情,似乎難以透過黑色幽默令觀眾捧腹哈哈大笑,「拍片有先後次序。要先同觀眾有交流,有時選題太serious,搞到笑就搞。」說得輕描淡寫,但許賢認為在這個「資訊碎片化」的年代,既然想更多人觀看,作品便必須與觀眾溝通;起碼先傾計偈交個朋友,才能談心。
《試當真》ig朋友試映劇場《IG朋友(上集) 截圖

What do they want?
豪哥說他很重視自己的創作能把甚麼情緒帶給觀眾,「你看黃子華會笑得很開心,因為真實;而你看軟硬天師有時沒太多內容,一樣會開心,因為他們玩得好開心,彈出又彈入。」他補充,這兩種是不同的搞笑,沒有高低之分,「我拍片想大家看我們玩得好開心。」許賢接著分享:「有日看占基利的片,他有段反覆問『What do they want﹖』我很深刻,觀眾其實是想無憂無慮;反觀自己的片有時會令觀眾又憂又慮,似乎有點背道而馳。」回歸娛樂的本質,這個是方向,也是短期的目標。


從拍短片而搞網台而寫電視劇本而回到自我,許賢說他是一個現代無修養的詩人,豪哥則說自己是個古代有修養的詩人。有沒有修養很難定義,但有沒有心去做創作就很易看到。從2015年到現在,他們都堅守引人發笑的初心。有心人不多,趁著還有要多珍惜,好好保存港式喜劇、港式黑色幽默。

撰文:馬來時
攝影:每木

Tags : 主題習慣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