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白做是一個實驗空間 無論是選物抑或展覽

白做研究所隱身於灣仔日月星街區,雖然這裡位於鬧市,但寬闊的道路、人們慢下來的腳步讓人彷如置身台灣小區,「這裡門前有棵樹,有時幾輛機車泊在一旁,真的很有台南的感覺。」

從事潮流、設計傳媒多年的夫婦 Joel 和 Jan,對流行文化有深刻反思,覺得與其麻木工作,不如透過自己認同的品牌,向大眾宣揚自己真正認同的價值。他們早於 2014 年與台灣女生小沃在台南小巷裡開了第一間白做開展這場實驗,相隔 3 年,決定把空間帶到香港,「我始終心繫香港,很想香港也有這樣的空間,為大家帶來多一點的選擇。」

從選物傳遞好能量一幅幅大型的布就是 Kata Kata 的型染作品,染出來的動物樣子非常友善純真,讓人感到窩心。

這些餐具都是 Kata Kata 設計的延伸,日本製造,全部都是人手上色,非常考手工。

這些型染貓布偶 Jan 愛不惜手,是 Kata Kata 母親的作品,由於全人手製作,非常珍貴。

Jan 從事潮流傳媒多年,但流水作業式的工作,讓她不禁反問自己生活的意義,「寫炒波鞋、講手袋⋯⋯我是否就這樣就要過我的一生呢?」Jan 相信好的設計不是高高在上,而是以人為本,從細微位照顧人的需要。她指著掛在牆上、由日本工藝師 Kata Kata 所設計的型染作品,「你看 Kata Kata 的型染作品染得非常細緻,每個動物都有一個動物朋友伴在一旁,動物的形態也很友善,你看著就會有一種很窩心的感覺。」好的創造帶有溫度、能讓人會心微笑,因此白做的選物準則也以此為依歸,「希望客人從這些物件中,得到好的能量。」

玉木新雌的服裝使用的是擁有220年歷史的「播州織」技術,非常細緻,穿起上來透風舒服,而且可以前後穿著,可以穿著很久。

除了 Kata Kata 與其母親的作品外,還有播州織工藝家玉木新雌的服裝,「這些衣服全部先染線後紡織,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而且任何時候時候都能穿。所以我賣的不是潮流(Fashion)而是服裝(Clothing)。」Jan 介紹時雙眼發光,如數家珍,「不說,你不會知道物品背後的故事,所以有時講到我口水都乾埋,正式白做!」對她來說,白做是一個實驗空間,無論是選物、抑或是展覽,最希望的是為大家帶來更多不一樣的選擇,「現代人追求即時刺激反應,失去了鑒定好物的品味,我覺得很可惜,希望這裡可以讓他們慢下來,靜心欣賞不同的好物。」

白活不如白做 至少不枉過
走進白做,光潔明亮,讓人忍不住慢下來,對每件選物都駐足細看。

走進白做的那天天氣正好,陽光透過落地窗戶細細碎碎曬進來,一室明亮,讓人不自覺生出懶洋洋的感覺,「有時我自己也會看著店裡物品發呆。」說完 Jan 不禁一笑。但這樣的慢生活,在香港非常奢侈 —— 在這裡,人們每天忙著做各式各樣的事情,讓 Jan 感到大惑不解,「大家都趕著完成事情,但節省下來的時間,到底用在什麼地方呢?有令你的生活質素提高嗎?」科技的發展看似讓我們生活得更輕鬆,但卻讓我們活得更焦慮,「很多人就因為害怕而一直不敢嘗試其他事情,最後回望才發覺自己什麼都沒有做過。」


白做除日本產品外,也有引入英國藝術家的作品。這個作品充滿黑色幽默,苦中作樂,看後讓人忍不住笑起來。

「白活不如白做,與其變成無聊的人,不如想辦法讓生活充滿樂趣。」對 Jan 來說,有趣的人生與其步步為營,倒不如不斷試錯,「做生意我也是摸著石頭過河,現在都是靠另一份正職補貼這裡開支,但當你試過許多次失敗,只要有一次成功,甚或即使一輩子失敗,也沒有問題,因為起碼你試過。」面對許多挫敗,Jan 沒有想過放棄,仍然想走下去,「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錨,能讓你的心定下來,那樣就不會被外在的事物帶走。對我來說,每天回家看到我的貓那刻,那種單純的關係與愛,就是我的錨。」或許白做研究所,也是這樣一個能讓人定下心來的錨。

撰文、圖片:莎莉 @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