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打鐵讓人學會慢活

慵懶的九時二十分。俞國強師傅手中握著一罐咖啡,不慌不忙地步進土瓜灣工廈的工作室。與白鐵為伴將近四十年的他徐徐走到放滿白鐵工藝品的桌前坐下,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在令自己引以為傲的作品上:白鐵打造的信箱、筆筒、卡片盒、還有耳環、項鍊、戒指……在陽光下,這一片銀白白鐵閃閃發光,與俞師傅的一頭銀髮同樣低調而溫柔地耀眼。

與白鐵結下不解緣
「打鐵最緊要唔好心急,慢慢嚟!」俞師傅邊呷口咖啡,邊娓娓道來他的打鐵故事。入行將近四十年,他笑言並非對白鐵情有獨鍾。與白鐵結下一生的不解緣,純粹因為年少時讀書不成。「我阿爸托人介紹嘅,介紹咗呢行咪入呢行,有乜咪做乜,邊個叫我讀書唔得!」沒有太多選擇,俞師傅成為打造通風氣喉的白鐵學徒,從此開始了拿著鎚子左揼右嵌的生活。


俞師傅熟練地量度尺寸、剪出鐵片,並開始慢慢地敲打出紙飛機的形狀。

七十年代中,打鐵需求甚大,主要做通風氣喉的俞師傅很多時候需要朝九晚十,甚至連續工作十多個小時!然而一轉眼,一切輝煌戰績已成古老故事。在成品標準化、製作時間又短的塑膠製品進入市場後,白鐵業終究還是趕不上時代的步伐,漸漸被社會淘汰 —— 白鐵信箱、白鐵麻雀箱、白鐵米缸等傳統家品亦隨之在市面上慢慢消失。面臨白鐵家品業式微,俞師傅一貫他鐵漢的瀟灑形象,並沒太多愁善感:「無可惜!時代會進步㗎嘛,有新嘅物料,更加好啦。」

白鐵再造 傳承夢想

除了傳統的白鐵信箱,俞師傅亦創作了各式各樣的白鐵工藝品,例如筆筒、卡片盒、相架、耳環和戒指等等。

誰想到十多年前的一次機緣,卻又賦予了他事業路上的第二人生。當時俞師傅一個從事文化保育的朋友邀請他教授年輕人製作白鐵工藝品,他不假思索便答應。比起承傳打鐵手藝,俞師傅更視打鐵課堂為與年輕人溝通的渠道:「唔明唔緊要,每個人都有自己嘅睇法,唔一定要求人地相同,但要去了解、理解。」在俞師傅藏不住的笑意中,盡是滿足與自豪。或許歲月在他出現皺紋的眼角留下痕跡,卻沒磨蝕他保持青春不老的靈魂。


大型白鐵紙飛機掛上了由參加者製作的白鐵小飾物,例如迷你紙飛機、心型、紙鶴等等,代表著大家對香港的希望與祝福。

「呢到尖咗啲……條邊就要磨翻平,如果唔係會𠝹到手……」俞師傅全神貫注地拿著鎚子,投入在他的打鐵世界。一塊冷冰冰的白鐵,在俞師傅的手中,漸漸成了一隻很輕盈的紙飛機 —— 這也是他最喜愛的作品,原因無他,只因紙飛機背後的象徵意義:願望與夢想。上年,俞師傅更與「幼稚園工作室」合作,打造出機翼上有五個鑽孔的大型白鐵紙飛機:「香港好密集,呢啲鑽孔代表住喘息嘅空間。」他們邀請參加者一起製作代表不同願望的白鐵小飾物掛在裝置上,希望香港人能透過工藝抒發情緒。

在忙碌得令人窒息的香港,我們或許真的要學會慢慢呼吸、好好生活。看著承載著故事、希望與祝福的白鐵紙飛機,冰冷的鐵片彷彿溫熱起來;瀟灑鐵漢形象背後,其實滿是柔情。

場地:幼稚園工作室
撰文:Joey Wu
攝影:Chris(FB:基斯攝影野郎)

Tags : 好地方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
 
前往下一篇文章  圍村有間咖啡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