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廣彩 在白瓷上畫畫

近兩年,越來越多人懷念「Made in Hong Kong」,也越來越多人認識廣彩,廣彩可說是香港製造的加彩瓷器(又種釉上彩瓷器)。「早在十多年前日本很多雜誌已訪問過我,很多日本人慕名而來,只是今年疫情影響,日本人少來了。」粵東磁廠第三代傳人曹志雄自豪地說。當香港人還只懂得羨慕日本人的匠人精神,其實廣彩也曾經輝煌過,見證香港的流金歲月。

歷任港督、半島、希爾頓酒店都是顧客
但話說回來,為什麼之前香港人有眼不識泰山?原來和香港的歷史有關。在上世紀初,廣州曾是對外貿易的重要口岸,外國人會到廣州直接訂貨,將人手繪製的廣彩瓷器作外銷,所以實際流傳下來的廣彩並不多。但後來,一批廣州師傅帶着手藝來到香港,在香港落地生根。「當年,美國太平洋第七艦隊、歷任港督和五星級酒店如半島、希爾頓酒店等都是顧客。」

簡單而言,廣彩是利用西洋畫法,繪上嶺南地方的圖案,形成獨特風格,「連英國的皇家博物館、美國的大都會博物館等都有廣彩收藏。」大多的廣彩是以中國或日本的白瓷再加工,「香港沒有好的瓷泥去燒製瓷器,但香港人窮則變,變則通,華洋雜處,便以西洋畫法去繪出另一片天空。」

如何欣賞廣彩?

或者,可從名字看得出端倪。

這時,曹志雄拿起一隻廣彩瓷碟說:「呢隻叫做『錦邊鬥雞』,簡單講,一隻廣彩碟分為『邊』和『心』,『邊』是碟的外圍,繪上規則圖案;而『心』則是碟中心位置,取材多是花鳥。」這時,他又拿起一個繪有公雞的小碟,說:「這隻是以膠印印製,出來的效果較為死板。」人手繪製的圖案要視乎師傅的技藝和領悟,每一筆每一劃都是師傅的功力和手勢,做出來才會變得生動,趣味橫生。只是又是那句話,「當後來工業起飛,香港很多瓷廠北移,師傅也年紀越來越大,越來越少手繪廣彩。」工業式生產的廣彩,重量不重質,以價取勝,也令本地人手繪製的廣彩生存空間越來越少。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卻有多少人懂得。 反而日本人更懂得欣賞廣彩之美。「日本人最愛紅督花,可能那一抺紅跟他們傳統漆器的紅色相若有關。」曹志雄最後語中心長地說:「仍然堅持廣彩不是要發大錢,說實在,近年生產大多的瓷器都是膠印或貼花紙,這裏找到的手繪廣彩多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繪製,賣一隻少一隻。」至少,粵東磁廠描繪了香港廣彩的流金歲月。

粵東磁廠: 九龍灣工業中心3樓1-3室

撰文:郭昊軒
攝影:汐賢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