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離繁囂炊炊風

在Facebook搜尋「野炊」,後則緊接彈出「士多」二字。「野炊士多」(outdoor cooking store)正是阿寶的分享平台。露營間的瑣碎趣事、與愛妻之日常、自製食具的完成品、烤煮食材的過程,通通可於專頁中一覽無遺。以為這些照片各有故事,互不相干,事實上,全屬露營與野炊的衍生品。

易被忽略的柴火聲——「劈啪劈啪」
先說明一下何謂野炊。「燒火做飯,不過乃發生於野外。」雖可用兩句圓滿解說,不過阿寶指整個野炊過程,尤其事前準備功具卻一點也不易掌控。「我比較喜歡以烤製形式製作食物,於是燒烤爐是必備的。然後再加上助燃木條、柴枝、備長炭或菊花炭……然而它們也有不同的出場次序。

聽劈啪療焦慮
阿寶說以上素材大多可預早準備,唯獨柴枝則不能。眼見他大汗滴細汗仍堅持逐一撿拾大小適宜的樹枝,不解,為何就不能用炭作助燃材料?「重點並不在於其實際用途,因柴而生的藍色火種、『劈啪劈啪』狠狠燃燒的聲音,對於我來說,是一種通過視覺與聽覺的療法。」露營中的燃柴過程,正正治癒了阿寶過去一直存在的隱疾——焦慮症。

「多年前,投身於廣告公司,工作壓力與『有返工無放工』等原因,致使我情緒日夜繃緊,最終患上焦慮症,嚴重時更需藥物治療。可幸有朋友給予建議,叫我在露營期間,嘗試留意一些易被忽略的小細節,所指的是柴火之美;其後才發現執拾樹枝、將樹枝放進火爐、柴火循環不息的光芒,也有着重複性治療法之特質。」阿寶的醫生,正正是那根隨處可拾的樹枝。在砍林大行其道的時代裡,卻親證大自然能夠治癒人類的能力,聽畢多麼的矛盾與可笑。都市人,真的能全然捨棄大自然而活嗎?在這裡有了答案。

製食具換煮意

要知道「野炊士多」初萌之時,阿寶一心只為了分享生活種種見聞與樂事,然而來到目前為止,平台更被視為一個可提供tailor-made器具產品的零售買賣平台。「露營多了,而且每次也會自製食材,故此對食具同樣有極致的追求,不過坊間較難找上合心水的尺寸與款式。」靈機一觸,倒不如嘗試自製食具?阿寶說:「初時只用紙張疊疊摺摺,發覺似模似樣,於是便著手用真材實料,弄出一個又一個真正的煮食器具。」預料之外,他的食具面世後不久,竟瞬即受盡一眾露營愛好者歡迎,「這兩三年來,也從未停止過為客人設計其專屬燒烤爐。」無論當上用家抑或創作者,可見阿寶對食具的著迷。

阿寶並不單純對食具擁有無比的執著,對食材及烹調方式亦然。「最近,就研究如何烤好牛肩肉位置,有段時間則專注於烤雞……」有幸訪問當日,有機會一嚐阿寶親自炮製的上肩胛脊肉烤串。然而以上也並非重點,食材與食具同樣能夠與環保一詞並兼,才是當中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家中平日吃剩的食材,我們會嘗試用野炊方式將其掃光;一款自製的食具,我們會用到破爛為止才摒棄與換掉。」阿寶的做法完全是一石二鳥,既能吃得精緻與廉價,又能達至環保理念。

「當一樣東西與你有了經歷、有了感情,再老舊殘破,已捨不得拋棄。」—— 阿寶

赴日本煉炭場
阿寶再三強調其製成食品之所以能夠做到外脆內軟、格外鮮嫩,秘訣只有一個:以日本的木炭作燃料——備長炭。「有甚麼炭能持續多個小時不熄?有甚麼炭能成就濃郁的炭火料?有甚麼炭能做到不起半點煙塵?就只有備長炭方能做到,而今回我用作示範的,則是僅次於前者的菊花炭。不過其製法無異,需耗花約兩星期的時間,以及工人每天輪班看火,才能煉成彼此。」以上都是阿寶為了深入了解備長炭的特質,特地遠赴日本拜訪製炭工場時所獲的知識與體驗。

靠自然紓壓仰
侷促的生活環境、機械化的工作節奏,是香港人最不能接受,卻無奈地要逼着接受的殘酷現實。都市人為了在困境中繼續求存,各人也用上自我一套方法去平衡與紓解生活壓仰,阿寶則選擇了露營作為他的救生圈,而這救生圈一帶便帶了幾近有十載。「在沒有混凝土加持的土壤上,一手一腳用自己最愛的帳篷堆砌出空間;看着遙遠的海與草呆坐放空;烤一串自己愛吃的小食,這都是我最嚮往的畫面。」阿寶最渴望的生活與家園,原來當中細節可以來得如此簡單。

阿寶認為,每個都市人也值得擁有另一個家,不要以為露營每每也得花上整個假日方可成事,他指:「露營方式其實非常多樣化,有入門級、亦有終極版;有二天團,當然也有一天團。」阿寶建議,若都市人想初嚐露營之感,選擇租露營車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適合一家大細之餘,又有洗手間、煮食用具提供。那如何才稱得上為一位資深露營者?「誰人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貼近大自然,誰人就是資深露營者。」

作者簡介:悉姿 | 世界有太多事情急於要記錄,於是成記錄者。
攝影:黎芷筠 ,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