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與恐懼相處

谷愛凌在北京冬奧會上勇奪兩面金牌一面銀牌,成為世界第一位在單屆奧運會上獲得三枚獎牌的自由式滑雪運動員。人生勝利組,樣子甜美,史丹福大學就讀 MBA,兼職模特兒,如萬千寵愛在一身。

但走到今天,身處這高位,可想像,谷愛凌的壓力和恐懼有多大?而其實,誰沒有恐懼?她在《紐約時報》撰文,寫道:「面對恐懼,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和恐懼談戀愛
滑雪是一門 X-game,高速躍出高台空翻兩週加轉體四周,腎上腺素急升,非常刺激。其實豈止是她?就連觀眾的腎上腺素都急升,這也是她迷戀滑雪的原因之一。

在她眼中,「迷戀」和「恐懼」都有這樣的感官體驗:興奮、不確定和壓力。她寫:「如果意識到並懂得每一種感官中的啓示,你便成功;如果忽視,你便受傷。」說起來容易,但她知道唯有練習,練習,和練習。每天花數小時練習,不知在海綿池和氣墊上跌過痛過多少遍,只因她明白面對恐懼,不是逃避而是與它建立獨特的關係。直至雙腳成功著地站穩的一刻,她面帶微笑,然後睜開眼睛,這份恐懼會變成一種興奮。

這正好是我們每個人面對恐懼的一個方法吧——首先是知道它的存在,別否定;愈不承認它,它愈會來襲; 繼而是,如何面對。和它相處,直視它,征服它。可能征服不來,可能練習過後仍然會恐懼,但你已經對這種恐懼感有所熟悉,不致手足無措。

但谷愛凌強調每一個自由式滑雪運動員的終極目的,是要認清興奮和(當中)不確定性之間的差別,這樣才能表現出最佳水準,同時減低受傷的風險。

壓力也是動力泉源
說來便是,將壓力和恐懼轉化成某種推動人生的力量。

每個人都有壓力,世界級運動員更甚呢。他們既要挑戰自己,也會受到教練,甚至國家的期望,壓力也可能成為失利的因素,惟壓力也可能是一種積極的力量。

所以她習慣寫日記,寫下的一些主題就是關於各種形式的恐懼,藉着感恩、觀察、和享受運動帶給自己的快樂。雖然她對自己和世界的看法也在變,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面對恐懼,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你未必要學習她成為一個如此的浪漫主義者,但這浪漫背後,其實也有用上實際行動來面對的。就先學習這份行動力。

撰文:kiki
圖片:《Stranger Thing》、https://www.instagram.com/eileen_gu_/

Tags : 好習慣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