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同心抗逆好習慣

人點解胡思亂想?

幻想在現代社會,很多時是貶義詞,為不切實際的一種。如果一個人喜好幻想,大多人會覺得這個人大概無所事事,對社會沒多大貢獻,畢竟一個人要是很忙,哪會有這麼多空閒去幻想?

但我們總難免有幻想,若然沒有絲毫幻想的空間,恐怕日子將很難捱過去。不說別的,博彩就是一個幻想。你買六合彩,買的就是那個幻想的實現。你每次展開新戀情,總是對未來充滿幻想(然後失戀往往就因為是那個幻想的破滅)。新的工作、新的機遇、新的一年,一切一切都是源自於對新的幻想。要是你知道新的工作跟舊的其實一般爛,你還會不會轉工?幻想,往往卻成為行動的契機。

我們喜歡幻想,因為幻想代表終極的自由。你很窮,但可以幻想自己很富有;你很醜,但可以幻想自己很溫柔。幻想不受任何事實約束,也不受任何人的阻撓。擠地鐵時你可以幻想,做愛時你可以幻想,如廁時你可以幻想,開會時你可以幻想——你想想,如果開會時不可以幻想,你的週會會多痛苦?

甘地就曾經說過:「你可以鎖起我,可以折磨我,可以摧毁我這個身軀,但你永不能禁錮我的思想。」(”You can chain me, you can torture me, you can even destroy this body, but you will never imprison my mind.“)幻想讓我們可以超越肉體的束縛,擺脫我們的世界,包括物理上的,也包括其他意義上的。我們生活在一個爭名逐利的世界,也許只有在幻想當中,才能得以擺脫那些加諸在我們身上的綑綁,在精神上獲得真正的自由,在那個孤獨的世界中,真誠地面對自己。

世界上很多偉大的發明,都是因為人們擺脫固有的限制,幻想出來的結果。有人幻想可以飛,於是有了飛機;有人幻想可隔空傳話,於是有了電話。事實上,如果不是有人幻想光可以用來傳遞訊息,今天說不定你也不會在網絡上看到這篇文章。人如果沒有幻想,說不定連咸魚也發明不出來。

延伸閱讀:

饒宗頤:《莊子》,中華書局,2012

關於作者:

方子田,畢業於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電腦科學系,中文大學哲學系碩士,新媒體從業員。典型書蟲,外出除了手電外,總會帶著一本書。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