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地方

跟著盲攝者,重新感受日常風景

眼前數個黑色影子在晃動,這裏一片藍色,那邊幾片紅黃色,線條交叉,陽光灑下,世界頓成了一塊豐富的畫板 —— 這是郭健眼中的世界。「我知道前面是一塊帆布,上面一定有間條,但我只看得見一片藍色。」郭健自小患有先天性眼睛基因病變,所以一出生便只有一成的視力,僅可看到0.8米之內的事物。

但郭健的世界,並沒有止於眼前這0.8米。他帶著相機,在香港散步,每每發掘到連視覺健全如你我也未必留意到的事。「就算我視覺健全,其實我也只能看到前面的景物,但我身後的事物,需要用到其他感官才能感受得到。」即使視力不如正常人,也無阻他對攝影的熱誠,最近他還參加了由幾個健視年輕人所組成的盲攝團隊「盲蹤踪」,不時相約外出攝影。

有些事情,用眼未必「看」得見,只有打開心扉,才驟覺世界其實遼闊一片。

熟悉的社區,新的視覺

 郭健經常留意到我們都留意不到的事物,譬如牆上的油漆、地上斑駁的痕跡,跟他走一轉,好像重新對這個地方有所認識。

那天早上,與郭健相約在觀塘裕民坊。

這個地方已被人拍攝過無數次,那個曾經因有攝影師攝下「天空之鏡」而成名的、小巴站上蓋的平台,後面的舊樓都被帆布封起來,架上了竹棚,一副準備清拆的模樣。來的人都是為了拍攝「天空之鏡」,但跟著郭健,往往會有新發現,「你看這裏很像地圖。」他看著斑駁地面,但偏偏,他卻對地下那攤水視若無睹,「大家只為攤水而來,卻忽略了平台其它事物。」

郭健小時候曾經修習繪畫,因此對線條特別敏感。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轉身走到竹棚那邊觀察良久,「你在看什麽呢?」「這裏有一個三角形啊。」從他的角度看到兩條建築物的線條相匯,兩條線的中間,剛好就是巴士站,有正在等車的人,構圖很美,這不就是你與我平日的模樣嗎?「以前我做送貨,時間比較彈性,上班也會帶著相機,放工便會在數個站前下車,慢慢散步,慢慢拍照。」=

 

這個石礅的柱子,在郭健的想像中,是一根大炮,轉眼便會將對面觀塘的舊大廈炸毀,忽然為人們帶來了重建的反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地上放了幾個石礅,他靠近拍了又拍,讓人不明所以,「你覺得它像什麼?我覺得它像一根大炮,射向這面牆。」他用手指一指快將被拆卸的觀塘舊區,這個平平無奇的石礅,與周遭的環境頓時有了聯繫,整個大炮發射的過程立刻在腦海中呈現出來,「想像力對於攝影也很重要。」很多人覺得生活枯燥乏味,其實就是缺乏想像力使然。

重新打開五官

郭健視力只得一成,因此有時候會走得很近物件,細細觀察。

郭健小時候已經對攝影產生興趣,希望透過相機,把感受到的東西全都記錄下來。可惜那時菲林昂貴,拍照是高級消遣,直至到第一部數碼相機的出現,打破了拍攝上的困難,讓他終於可以拿著相機到處跑,把日常生活都記錄下來。

郭健最喜歡拍攝的是日常風景,忠實地記錄大眾的生活。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視力不如正常人並沒有阻礙他攝下日常動人的一幕,「我很喜歡拍攝街景,拍攝時就是靠著線條、光影與顏色去構圖。」視力的阻礙為郭健的生活帶來不便,但他卻因此有比普通人更靈敏的聽力和嗅覺 —— 他曾試過因為嗅到頭頂的花香味而抬頭攝下美麗的相片,「出門前我會預計情況,譬如需要過馬路,那就要提高警覺,最初不是因為攝影,而是因為人身安全。」平常很多人都會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中,或戴上耳筒、或低頭看手機,因此即使視覺健全,很多事情也無法「看」到,反倒是郭健,因為需要打開五官去感受,因此無時無刻都活在當下,「其實你只要打開五官,慢慢就會留意到身邊很多瑣碎事,小至一塊階磚,你都能留意到。」

郭健非常幽默,對世界充滿好奇,經常快樂地笑著。

香港人覺得城市苦悶,來去都是一樣的高樓大廈,於是放假便愛飛往異國,感受新奇事物的衝擊,但郭健反倒覺得香港很有趣,「我常常說,香港怎樣也走不完。最好的攝影地方,可能就是你家樓下,因為每天都有不同的景色,下雨的景色,跟放晴的景色也有不同,很有趣。」 活在當下,對世界好奇,即使從最平凡不過的日常風景,也能發掘出美好的事物。

Facebook@盲蹤踪 Sightfeeling
攝影:Lam@大膽的卸粧水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養成每天看一遍好集慣的好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