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地方

煩擾中帶來幸福日子,就是Good Day

灣仔軒尼斯道在週末的早上依舊人來人往,夏天的陽光猛烈地灑下,熱氣騰騰,讓人想盡快離開。從德昌大押旁的富德樓快步拾級而上,乘搭古老的升降機,來到四樓,門打開,迎面而來卻是這樣的空間 —— 偌大的店子,窗邊掛著半透明的白紗窗簾,讓外頭的陽光進來時忽然溫柔了不少,細細碎碎地曬落一地;只中間與靠牆的位置放著桌子,桌子上滿滿都是獨特的手工造物,讓人忍不住駐足細看,「我們希望成為一個鬧市中可以讓人停留的地方。」

這裏,是帶有北歐與日本氣息的工作室 「God Dag」。

能夠駐足逗留 才是好日

God Dag工作室只中間與靠牆的位置放置物品,空間感十足,充滿自然光。

店主Loching與Channy一個穿著黑色連身裙配黑皮鞋、一個穿白色連身裙配白皮鞋,看起來像準備去郊遊般悠閒。兩人原本各有正職,但卻因喜愛旅行、喜歡從世界各地收集手作品這個共同嗜好而走在一起,然後從市集擺賣開始,最後於三年前開了實體店。這裏除了賣她們從世界各地旅行時蒐集回來的手工與復古物品,還售賣香港製造、她們自家出品的時裝,偶爾還會舉辦二手衫市集。

God Dag請來香港本地造衫師傅,出產「香港製造」的服裝,大受歡迎。

「God Dag」是丹麥語,解作「Good Day 」的意思,而她們第一次的旅行,便是去丹麥做採購工作,「雖然那裏不像香港般多姿多彩,但那裏的人卻非常懂得享受生活,很重視在家的時光,沒事做的下午便在自己家的花園拿著兩杯酒在喝。相比香港,很多東西都太快了,有時根本無法停下來好好享受。」Channy 分享說。

龍應台曾說:「文化來自逗留。」但縱觀香港,能夠逗留的地方何其少,連港人最愛逛的大型商場也鮮有提供公共座位,很多地方都只是提供消費,買完便要離開,「除了消費以外,我們希望能夠凝聚一個空間讓人逗留。我們很多熟客上來,就坐在這裏至少大半個小時,跟我們聊聊天。能夠讓人駐足逗留,這就是我們心目中的Good Day。」

一件物品 一個故事

大部分物品都是店主從外地打包回來,少點耐性都不行。

God Dag售賣的物品都是Loching與Channy在旅行時親自打包回來,經過精心挑選的:來自葡萄牙里斯本的草織袋子、來自西班牙的草帽、日本職人山川未央手造的花系耳環等,還有不少家品如陶瓷杯子等,每件都說得出背後的故事。

「當年我推開窗想象這個世界,多年後在異國帶回別人一扇窗,希望提醒自己,曾經是如此對外面的世界充滿熱誠。」—— Channy

在God Dag,每件物品背後都有故事。

Loching拿起一個黃色陶瓷小杯連碟,「這個小杯在挪威買的,製造這個杯子的廠商在二次大戰後成立,當時由於物資短缺,當地人物決定自己生產器具,到70年代便結業,很有歷史感。」而 Channy則分享了從葡萄牙帶回來的一扇窗,「當年我推開窗想象這個世界,多年後在異國帶回別人一扇窗,希望提醒自己,曾經是如此對外面的世界充滿熱誠。」

很多熟客會特意過來跟她們聊天,不單只是消費。

將故事從世界各地蒐集回來,再帶到真正喜歡的人的手上,才不會浪費了這件物品的真正價值,「消費,是否必然就能得到快樂?與其胡亂購買一些格價便宜,但卻不是太喜愛的物品,倒不如花費多一點,買自己真正喜歡、有質素的物品,慢慢儲起自己喜歡的物品。」儲起物品,儲起故事,快樂亦如是,「我們開店最初兩年根本沒有計算收支,只要銀行還有錢便可以了,能夠開一間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店,得到別人的共鳴,才是最快樂的事。」在煩擾中,讓我們在God Dag駐足,沉澱,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好日。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