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Editor Picks樂做後盾

原來,子女第一次爭請客,也是父母的一種功勳

作為子女,何事會令父母有自豪的感覺?
可能這件事…只是一件小小的小事。

「嗱嗱…嗱!呢餐我嘅!」
「喂喂喂!上餐你咪咁講囉!唔得唔得!」
「吖!你上次偷偷哋扮去廁所,自己畀咗錢!我都未同你計呀!」

小時候讀過一篇文章叫《請客》,就是說「請客」這回事暗藏人性黑暗面,內心存在一種「小往大來」的政策。

當時覺得見解獨到,但望著這班親戚又有點看不透。

因為無論四姨丈、三姑姐、五舅父同堂阿哥,
這堆人之中…其實沒有甚麼可以「大來」。

親戚聚頭,就是飲茶,或是酒樓晚飯。而每次,都必然「爭畀錢」,他們沒甚麼計算,就只是迷上「付出」。

銀包如刀鞘,信用卡如刀刃,你想用左手拔出信用卡,我就用一記右手擒拿!我被你雙臂牽制,就雙腳橫移,接近侍應,來個順水推「卡」。

總之你一招時我也回一招,酒樓之內擺時鬼影從從,侍應小姐也難辨「張單」最後情歸何處。

那時的我與二表弟、五堂妹、七叔仔,也只是作壁上觀,飲住「普洱」等睇戲。

到我中學時,同樣是一個觀眾;
到我大學時,亦都是一個觀眾;
到我Fresh Grad開始工作時,
繼續是一個觀眾。

不過…有些事變了。

四姨丈的擒拿手因為關節炎而變慢了;
五舅父由雙腳橫移,變成三腳橫移,因為多了拐杖。

而我父親,依然拿出銀包,想寶刀出鞘。
不過…刀…薄了。

因為他始終將近退休,養育了我廿數載,一直在背後支援。
所以現金,也不會太多了。

這時我與二表弟、五堂妹、七叔仔,也開始意識到。
「是時候換人了。」

為甚麼親戚間不AA制?我想這是長輩的情懷吧。

眼前這班老臉孔,廿年來都一起聚頭,算是飽經歷練。
任何事,的確是大家幫大家。

而在我進入社會的第3年,身上也多了張信用卡。
終於,在這個「請客」舞台中,我上戰場了。

「姨丈、姑姐!你哋唔好爭啦!呢餐,不如畀我試下畀啦!我做咗咁耐嘢,有啲錢㗎啦!」

剎那間,親戚們都展露了微笑。
就是「真係睇住你大個仔啦…」的感覺。

而笑得最開心的,是我身邊的老爸。
很奇怪,他有點洋洋得意,甚至笑得沙塵白霍。

姑姐:「你個仔!真係生性啦!」
姨丈:「畀你望到啦,個仔咁乖…以後等享福啦。」

其實只是一件小事,但長輩就是這樣簡單,少少事都開心。
父母同樣。

他們笑瞇瞇,直至回到家中。

我不禁問他:「使唔使咁開心呀,請餐飯啫。」
爸爸:「你識咩呀!老竇有Face呀嘛!」

也許,父母的要求真的很簡單,你第一次爭請客,就是成長的證明,
同樣是一種「接捧」儀式,一種父母心中的功勳。

最後,老爸從喜悅中清醒來過後。
卻偷偷問我一句:
「喂…但係…餐飯…甘唔甘呀?國金軒喎…好似好貴。」

面對這個問題,我唯有拿出自己的美國運通白金信用卡:
「我張卡,好多地方食晚飯都有折㗎。放心啦,我都有嘢Support住我嘅。」

爸爸聽到後,說了一句「叻仔」。
自然,他又笑了。

文:張晨(“鳥”不起)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