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關係

「我單身,但我很快樂」,只是違心宣言?

即使違心,也是一種自我心理調節,無傷大雅。

最怕的不是違心,而是扭曲掉自己,代入單身女子自編自導自演然後自縛的戲碼,一切表面看來的快樂,只是入戲太深,非關乎你內心的解結和舒坦。

有的人單身越耐越容光煥發,有的單身會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有時由心發出來無以名狀的磁場好難呃到人,即使大家都一樣宣告:「我單身,但我很快樂。」那個「但」字,的確應對世人恆古的偏見,覺得單身一定過得非人,寂寞啊,無人無物啊,無得結婚生仔組織家庭之類;「但」有人告訴你,不,我單身,我很快樂。

但,一句說話講得太多,太強調,失卻反省,也像洗腦的一種,同坊間宣揚「婚姻就是女人一輩子的幸福」一樣,供人消費和自我強化,當人人受落同一種「愛情至上、結婚至上」的意識,不同人生選擇或際遇就彼此排斥之餘,甚至自我排斥。例如,我單身,但我都唔係成日好快樂啊?得唔得?當我無徹底活出哩一句,有無得比我走盞一下?

和一班獨獨女子聚會,偶爾講到感情事,一定一定圍爐取暖,嘻嘻哈哈一番,感嘆一下生活圈子好窄,或者暗戀一個月的男仔原來名草有主之類,圍爐取暖嘛,一定說到一個人獨獨子的自由快樂,A學泰拳,B一人旅遊,和C享受自由地不同男子搞下曖昧之類,各有風流,各有增值。然而當真正分享內心的真相,原來大家幻想脫單想到發瘋,偶爾夜深寂寞,想究竟自己是不是有問題想到搲爆頭,原來大家都不夠純粹地熱愛單身、高舉單身,至少沒有表面看來如此。集體感受到彼此「違心」的一下下,對比「我單身,但我很快樂」,更有共鳴。我們就是會幻想尚未發生的關係啊,越幻想就越落寞,也想偶爾有個人隨時在旁,想想,「我單身,但我很快樂」,即使違心,也是一種自我心理調節,無傷大雅。人需要向自我偶爾逞強,但也要承認欲望,畢竟不想成為另一種單身女子,怨氣和絕望感好深好深,因為求不得就否認。

說到底,最怕的不是違心,而是扭曲掉自己,代入單身女子自編自導自演然後自縛的戲碼,一切表面看來的快樂,只是入戲太深,非關乎你內心的解結和舒坦。

我有個獨獨子朋友,最喜歡強調自己一人過得快樂,但反作用力是她幾乎異性勿近,甚至演變成「厭男」,鬧盡每一個好色、不看內涵,膚淺之類,她和異性連最普通的人際關係也維持不到。當她見到其他朋友的愛情幻滅、婚姻不和諧,就慶幸自己不在其位,安慰朋友也不忘宣揚單身多自由多快樂。大部分時間她投入她可以掌握到的事業,或者自我增值,她看來好像不是不快樂,「我單身,但我很快樂。」成為她的免死金牌。只是,她沒有察覺,人開始有「毒」,求不得而否認會令人積「毒」,生人勿近,而且否定關係。

一個有怨念有毒的單身女子都幾可怕,她不知道「為了看來活得好」,在傷害自己,本來想保護卻變成了扭曲自己的心,那不是自愛。

沒有一個人不渴望自在,單身也的確自在,可以加強自愛能力。到底要檢視,是自愛,還是自傷。很認同素黑的一句:「整全的愛,除了自愛以外,也必須透過他愛體現。人是情感連繫的動物,但毋須執著一人,兩個人。」是啊,自愛和他愛不應該互相排斥,兩人主義者太執著有人陪要有關係,一人主義者也同樣可能執著一人,兩種也是盲目,看不到也禁絕了成長的可能、愛的可能。

作者簡介:梅加浮娜 | 獨過也愛過,作為獨身長勝軍,獨獨年資是戀愛年資的15倍。

跟大家分享獨獨女子的愛情觀,吓?係啊,單身都有愛情觀,毒毒的,獨特的愛情觀。

圖片:《慾望城市》劇照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