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綠

路上拾遺,用自己的方法拯救舊物

每一天,拾莊主理人KK 都會開著麵包車到處逛。每當他看到路旁或垃圾站有「用得著」的廢物,他都會塞進「長期客滿」的車廂內,帶回屯門的小小工作室內。這個工作室面積才五百呎左右,中間放置了一張小小的木工檯,他就是在那裡把一件一件被遺棄的物件修復和升級再造,成為鋪滿四幅牆的designer item。

image

KK 的小小貨車長期放滿了他在路上拯救回來的物品。

 

「這裡就像廢物的孤兒院。」這個孤兒院,其實是從他的住所延伸而來的。以往他會把撿回來的戰利品帶回家,直至家中的空間被填滿了,他就在兩年前租下這個工廈單位,救得一件就一件。「香港每日製造的廢物量龐大,與其靠政府,不如用自己的方法?」

image

這盞紅燈是KK 撿回來,正待修復。

 

樹木就這樣丟掉?
KK 曾經從事城市設計和室內設計,但要回溯他對拾遺的興趣,就要從他的樹藝師生涯談起。曾經有一段時間,他每天按指示攀到樹上,冷冷地把樹幹鋸下。有時候,樹木被砍的原因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有時候可能只因為它擋住個景。」

image

眼見每日這麼多樹木倒下,他曾經把它們帶回去,去皮,打磨、風乾、上蠟。「樹木要風乾至少半年才適用,濕度和溫度也要控制得很好。樹木要很多年才會長出來,這樣太浪費了,況且很多樹木是很好的木材。」工作室內現存的兩根木頭,其中一根更是樟木,是常用的實木傢俱木材。他在工作時把它拾回來,悉心護理了一段時間,成為這些木櫈。

image

山竹襲港,很多樹木倒下,KK 就拾了這一根樹幹回來。

image

工作室中間的木工檯,他就是在這裡把別人棄掉的物件起死回生。

image

西貢小店「點籽」的裝潢就是利用他拾回來的廢木製作而成的。

 

「與其要花錢去買,何不去執?」

image

設計就是解決問題,要解決廢物問題,創意是少不了的。對於這一點,KK深信不疑。他憶述任教設計的時候,他曾指示學生用拾回來的物資製作展覽,因為設計師的天職就是創造,而非消費。「與其要花錢去買,何不去執?我想學生知道做showcase 不一定需要買東西的。」

「我想做到每一件作品都是值得自豪的。」這裡的升級再造作品,確實很值得他自豪的。KK 把紅酒箱切件,安裝滑輪,製成可以摺合的雜誌架;裝上手柄,就成為一個便攜箱。工作室的另一旁,放了幾個曾用來包裝紅酒瓶的瓦通紙筒,當我表示以為它們是用來裝花瓶,他立即靈機一觸。「用來製作花瓶也不錯!」繼而思考怎樣可以製作。

image

他的設計,很多都是這樣思考得來,每個細節都從實用來考慮。例如他把盛載醋用的大膠瓶,改裝成燈罩。他特地在瓶側開了一個洞,其他配件都是從五金舖購入。「這樣就可以方便換燈泡,而且只可以用LED 燈泡,傳統燈泡太熱了。」

KK 堅持把廢物製成designer item,是因為他相信廢物本身有價值。「很多人為了便宜而選擇光顧連鎖傢俬店,價格降低了,但物品的壽命也縮短了,因為價錢平,再買再掉也不可惜,但我想把具文化質素的物品留下來,它們不應該淪落至堆填區的。」

 

傳承創意惜物的精神

image

可以拾的垃圾有這麼多?終歸究底,到底香港地為甚麼有這樣多廢寶可拾?換個角度來看,KK 相信那是因為港人不懂珍惜。當你發現物質充裕不是理所當然的時候,人自然就會惜物。

「以往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沒有無穩定的收入,現在也是以自由身去經營拾莊,所以就會更加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同時珍惜別人擁有過的東西,否則很多東西就會白白被送到堆填區,從此就沒有了。」

image

最近,他接了一個案子,為西貢一個農莊製作升級再造遊樂場。他想找機會找小朋友製作這些廢葉畫—— 他把拾回來的樹葉貼在廢木板和紙盒內,用彩線和顏色筆「修補」損缺的部分。

這兩幅廢葉畫,就像是他的升級再造設計一樣,運用饒富藝術意味的創作,使已被廢去武功的物品變回完整。

作者簡介:Ren Wan

換物組織「執嘢」創辦人之一,傳媒出身,採訪環境及社會議題,現以文字工作維生,無償正職為環保工作,最關注廢物及過度消費議題。

攝影:Ren Wan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