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綠

習慣為舊Tee改頭換面

不是每個人都有Little Black Dress,但肯定每個人的衣櫃都有三五七件Tee。

暫且不論大家,在下每每在時裝店和市集瞄到Tee恤都會心花怒放,由中耳又中看的Slogan Tee,以至show後必入的Band Tee包羅萬有。不過女人是善變的動物,這一刻覺得再好看的設計,穿了三五七個月總會變心,生怕朋友又見到身前這句「CHOOSE LIFE」會覺得膩,又或者曾經雪白的棉Tee都有變灰的一日。

原本,拿去舊衣回收箱是條件反射般的動作,但早前從電視節目《烈女調查實錄:靚衫背後》看到原來製造一件Tee恤耗用巨量的棉花和海量的水,始覺丟棄一件Tee恤猶如把農夫辛辛苦苦種植的棉花和珍貴的水浪費掉。可是當舊Tee又殘又舊,不棄掉還可以怎樣?

好消息是,Tee恤可謂是可塑性最高的時裝單品之一,這次特別問了幾位本地手作人,到底他們會把舊Tee怎樣處理?

1. WHO AM I:我會造袋

分享這個布袋的是本地時裝品牌 WHO AM I 創辦人Loletta。她表示大部分Tee恤都是用棉製造,「而種植棉會造成非常嚴重的水污染」。於是,她強烈建議各位把棉質Tee改造成布袋,或者剪成布塊再織成其他飾物或日用品,而她自己最滿意的作品就是這個用舊Tee改造的雙面布袋。

Loletta曾任 fashion stylist,起初只是想做自己真正喜歡的時裝,但很快就覺得與其用新布由零開始,不如在現有時裝上發揮創意。「最初我主要是做車縫創作,認真思考過後發現市場上根本不缺新衫新褲,重新設計舊衫既滿足自己的創意慾,又不會運用太多資源。」除了售賣自己改造的服飾之外,Loletta還會為客人改造服裝,藉此鼓勵更多人珍惜自己曾經掏荷包買的衣裳。「承認吧!掉去舊衣回收箱的其實就是垃圾。 如果你認為一件衫還有價值,何不嘗試修改後繼續穿著?」

2. 巨人染:染咗佢啦!

遇著舊Tee褪色,換色是最能保留設計圖案,又可以繼續穿著的方法。論漂染美學,必定要請教巨人染。寫這篇稿的時候,他們還在公開徵集「有污漬、歲月痕跡和塞在抽屜深處又捨不得丟的舊衣」,用來重新設計和染整成新品。「現代人生活節奏太快,遇上褪色/發黃/污漬洗不掉/不合穿的舊衣,根本就容不下自己花時間去重新檢視『它』還有的可能性。我們知道如何去變魔法,讓那件本來塞在抽屜底的舊衣,變回一件重新出現在生活日常的衣服。」巨人染的Siu如是說。

雖然Siu形容染整舊衣「時間長、成本高、難度更具挑戰性」,但看來老友記都駕馭有餘,這是攝於4月一個社區展覽內的工作坊。

 

依她所形容,染整舊Tee恤似乎不算是upcycle,而是為它賦予簇新光鮮的第二生命。「舊衣褪色了、穿膩了可以再染整,二次甚至三次就變成一件『新』的衣服,大大延長其壽命,把它的價值發揮到極致,同時滿足大家對『新衣』的渴求。」簡單來說,染整就是把衣服或布料染色,然後晾乾,過程需要水、晾曬的空間,還可能把地方弄得亂七八糟。不過Siu認為麻煩總比舊衣回收箱好,因為「丟進去(舊衣回收箱)那一刻並不代表終端,upcycling服裝日後在『永續』中的角色會愈來愈重要,消費者的選擇足以為upcycling撐起一片天,實現『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

3. 布布耕作:我會造帽

老實講,用舊Tee恤造太陽帽或其他東西也好,對於布布耕作的Julita而言只是退而求其次。「Upcycle 、down-cycle、recycle,我們還是在cycle裡面,最好當然是『滅』了這個cycle,所以源頭減廢永遠是首選。」Julita既造布藝品,又做刺子繡,她形容這個盡量用舊衫和dead stock布料的行為是出於「mindfulness」(正念)。正念亦啟發了她用舊Tee造太陽帽,而這個概念其實源自對牛仔褲的反思。「據說牛仔褲是被拋棄得最多的衣服之一, 所以我最近給自己的一個題目:『一條牛仔褲可以做的東西』。我發現真的可以由頭到腳,由實用到貪靚都可以做到。」這個太陽帽可以用舊Tee製造,如果帽椽的布料不夠厚,她會用紙樣加固,配以舊橡筋頭和手縫裝飾。「太陽帽是實用貪靚兼備的item,最關鍵是以手縫製作,短時間內可完成DIY。」

之不過……買一頂新的不是既方便又快捷嗎?「除了本身的意義外,Upcycle Tee 也是一個eco-reminder、一種善良的態度、一個地球上重要的label 。」

布布耕作亦曾經造過這一款布拖鞋。

4. Nothinglastsforever:自己整得到macramé

Nothinglastsforever 的嘉俊本身最擅長紙藝、線藝和曼荼羅,但他最近沉迷鑽研這門排牆花式繩飾,而且想把環保概念加進去。「Macramé最重要的材料就是繩,起初我想把廢棄漁網拆成一條條繩,但發現工序極之繁複所以暫且放棄,然後想到把舊衫剪成繩狀也可以做到macramé效果。」

「Macramé」是南美古老手工藝玩意。可能你都有印象在Instagram或Pinterest看到美麗的繩結牆飾,複雜的macramé看似需要「受過專業訓練,觀眾切勿模仿」,但其實網上有很多教學影片,即使在Skillshare的教學影片平均也只是約15分鐘。嘉俊覺得除了廢物利用之外,「更重要的是培養創意思維,不斷思考如何把現有資源加以利用,發揮更多價值,這將會是未來最重要的問題。」除了把舊衣剪成布條織成macramé之外,嘉俊想呼籲各位好好珍惜每一件衫:「我希望每一件物件都可以100%發揮到它的功能,就算衣服舊了、爛了,也可以用作抺地布、造袋或者裝飾品,甚至再造成另一件新衫。」

5. Handmade by Kar:我會鉤織

自小熱愛手作的Kar坦言自己的環保意識不算強,但喜歡用自己的一雙手製作不同東西的她,認為DIY既可滿足自己又可減廢,一舉兩得。經常買衫的她認為Tee恤是折舊率高的時裝單品之一:「日日著很快就會變得殘舊,但我又不捨得掉,尤其是有品牌的,不如重新製作一些有用的東西。」一直偏愛鉤織,她推介把舊Tee剪成布條,取代「又貴又不夠挺身,又易起毛粒」的毛冷,三兩下功夫就可以upcycle成為「非常貼心的日常生活用品」。她習慣把自己的
舊衫鉤織成收納籃、地毯和煲墊。

如果可以織成寵物窩也不錯!

圖片:相關Facebook專頁、Unsplash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