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文青

吳林峰 當下寫當下曲

吳林峰最近上月在社交平台出了一帖文,就近期世界的不安穩,寫了一首歌,名為《一切必然 不再必然》,安定了不少樂迷的心。他寫道:「當世界越壞,創作嘅力量就更大」。

的確,日子好壞,他的靈感也是從日常生活大小事得來。

放大自己的感覺去感覺

吳林峰在其他訪問也常說道,歌有歌命,創作旋律最緊要好玩,像出自他筆下的《狂人日記》、《迴光物語》等,其靈感並非我們想像中的驚天地,而是從日常而來。聽起來有點老掉牙,但他就是這樣創作出好旋律。

「靈感其實是生活 pattern。我是個喜歡 multi-tasking 的人。當刻我和你聊天,同時在想別的事,而我是接收到你說話的。例如有首歌一直未想到如何呈現,和你對談中,突然覺得對話間有兩粒字好有感覺,便會連接上創作,但我可以繼續和你對答。」

吳林峰很喜歡這樣 multi-tasking,可在生活當中留意到大家覺得平常不過的細微事,成為靈感來源。「例如返工唔記得帶八達通,其他人可能幾嬲,或者好快唔記得,但自己好鍾意放大呢件事。」因而出現了《巴士光年》這首歌,記一次乘巴士的「蝦碌」經歷。

「我係好鍾意放大自己嘅感覺去感覺嘅人。」

每當收到邀歌,他會先細聽歌手的歌和訪問,留意其說話方式和節奏,感受聲音的特質,那個音域是悅耳,想像他適合唱甚麼。「可能對方平時說話非常簡短,說話三個字三個字;又或是像我說話很長氣等,由這些方面去留意,再為他寫歌,出來的作品便會很不同。」

當時他得知要為 Jer (柳應廷) 寫一首有精神分裂感覺的前衛搖滾 (Progressive Rock) 曲風時,Carl 叔只給他兩天時間創作。時間迫近,依舊苦無靈感,唯有打機能慰藉心靈。一打才發現打機過(不到)關的緊張感,原來都可以幾精神分裂。

「你有無玩過『隻狼』?俗稱打鐵 game,每關要打得中,唔係會即死。我咁啱又卡關好䒐䒏(忟憎),打打下覺得呢種感覺同精神分裂都幾似,幾狂,所以《狂人日記》係咁而來。副歌部份最高音的兩粒音,我本身嘅設定就係『卡關』,da–da-da-da-da-da-la-la,真係為卡關而寫。」

沿路上的音樂伙伴

有細心留意,便會發現吳林峰寫的歌,大多由 T-rexx 或小克填詞,由 Carl 叔叔編監,固定的音樂伙伴是如何走來?

「T-rexx 這酒鬼,我們相遇源自無厘頭事情,好神奇。」多年前吳林峰在街上 busking,T-rexx 和朋友飲酒聽歌,因有人錢包被偷了,他們「食花生」而閒聊,發現大家都玩音樂,有不少共同朋友,問 T-rexx 有沒有興趣為自己作的曲填詞,就這樣合作起來。
吳林峰說得興奮,「佢有好神奇嘅能力,同佢嘅 connection 係,次次搵佢填詞嘅歌,我唔會同佢講一定要點寫。而佢總係明白我旋律想講咩,轉個語言去幫我表達出嚟。佢每次寫嘅都係我本身諗到但表達唔到嘅內容。例如搵佢寫首講友情嘅歌,佢聽完首歌會同我講,你係咪想咁樣寫啊,我話係呀,佢就寫得。次次都係咁㗎!」

「迷惘到快要撐不了 捱過了 過去困擾 不再感困擾」
《明天一切如常》

至於與 Carl 叔叔(王雙駿)、小克由《迴光物語》始有合作,到《樂壇而死》開始熟絡。他很喜歡和他們交流,二人不會因為是前輩,便一定要作主導,反而給予很多空間讓後輩如他去玩。和二人的關係亦師亦友,「兩個都好爸爸的感覺。」

某些時候 Carl 叔叔總能提點很多,當吳林峰鑽牛角尖時會苦口良言分享意見。又會出題給他挑戰,「Carl 叔希望我寫某些歌給自己,最近便想我嘗試寫一首歌關於披頭四的。雖然難,但每次佢出題都好好玩,佢唔係為滿足自己,而是想我去克服自己的不足,做到會好開心!」與小克相處,他的想像世界很值得自己學習,大家會互相分享很多宇宙靈性的資訊,這些都會擴闊他的想法。

「不過佢哋會成日串我,成日捉我錯字,同話我講嘢有懶音,最近衍生捉我打字都有『懶音』。Carl 叔仲會喺留言下面打返出嚟,好搞笑㗎。」

學會面對 有時我也難過的

吳林峰一直想寫首易唱、很平淡,平淡到市場不接受的情歌給自己,剛好有次整理相片時覺得是時候了。他想起魏如萱的《竊笑》,起伏不大卻有很多細節很好聽,巧合地發現原來由 Carl 叔叔編曲。因此今次新歌《我也難過的》他主動邀請 Carl 叔叔出手,也邀來謝芊彤合唱。

只填過兩三首情歌的小克,聽過旋律太喜歡,主動為這歌填詞,小克在 IG 笑言:「嗱呢首終於無宇宙無維度無輪迴無前世今生無因果業力無如露亦如電嘞⋯⋯一切回歸人間最基本」

記者第一次聽時已被副歌洗腦,除了那淡淡然的旋律,歌詞亦很有共鳴,如吳林峰所說:「情不一定是愛情,也可以是親情、友情、生離死別,甚至芊彤所說的和這城市的分離。時間不代表一切,不一定時間久了便能放下,反而我們是要真正學會面對。」

「時間不代表一切,不一定時間久了便能放下,反而我們是要真正學會面對。」

吳林峰 音樂的二三事
喜歡聽 J-pop / J- rock,和廣東歌的 side track。
沒有特定喜歡甚麼音樂類型,反而很在意每首歌旋律呈現的感覺、節奏,著重 Melodic,旋律好聽才留意詞。
廣東歌總是令到成首旋律好有韻味;日文歌則是聽不明白都覺得感動,因為都是連貫性很強的旋律,對我來說是養份,好鍾意聽!

採訪、撰文:周敏兒
攝影:每木 @weak_chickens

Tags : 習慣文青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