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寵愛

領毛孩參加選美比賽,會不會都是一種傷害?

從前因工作關係時常接觸動物,見過寵物主人為讓愛貓參加貓展比賽,貓貓要長途跋涉由香港飛到美國,被放置在寵物旅行箱內寄艙十多小時。也見過參賽狗狗因老了而嘴部褪色,出賽時要用化妝顏料補色。一直在想,牠們喜歡嗎?這會不會也是一種傷害?

沒有真正了解對方感受的愛,是一種壓力,這對人還是對動物都一樣。但動物不會說話,又怎知道牠們喜歡與否呢?

比賽愛靚  但唔愛健康
這些貓狗展覽,並非一般貓狗能夠參加,說的是要查幾代證實是純種貓犬,而且要提供出世紙才有資格參加的conformation show。Conformation 即是「動物的外形」,自1859年獵犬繁殖者在英國舉行第一次狗展後,近百餘年狗展熱潮仍未減退。於1906年美國成立的國際愛貓聯合會(CFA),現時不少貓展比賽規則都是依據CFA最新貓展章程為原則。貓狗展可以簡單理解成「選美活動」,但並不是依個人觀感覺得好cute或好有氣質來評分,而是評審嚴格遵從所謂客觀的「品種標準要求」,選出符合姿態、骨骼、外形、動作、步伐、表情等最接近理想標準的冠軍貓狗。

要是得到寵物選美獎項要犧牲健康,對於毛孩來說得獎又有什麼意思呢?

這些比賽看重的是「外觀」,而非寵物的健康和性情。前年美國最歷史悠久的「西敏寺犬展」(Westminster Kennel Club Dog Show)上有一隻德國牧羊犬奪冠。美國註冊訓犬師Marisa Scully卻說出狗狗在獎牌背後的辛酸 —— 德國牧羊犬本應好動且身手敏捷,但為迎合「品種標準要求」,德國牧羊犬的背線需微微弓起及有低尾根位,這令德國牧羊犬早年便可能要承受關節炎,甚至出現殘疾等問題。

又如八哥、鬥牛犬的扁臉短頭,並無任何實質作用,而且會令牠們的呼吸系統容易出現問題。原本牠們可以找別的品種當另一半以改善後代的健康,但為了符合純種要求和比賽準則,只得繼續把同樣的先天缺陷繁衍下去。

八哥、鬥牛犬的扁臉短無任何實質作用,卻會令牠們呼吸較困難。

貓貓可愛溫馴  只是訓練的結果?
近年有貓展另設「家貓組」,稱沒有出世紙也可參加,不過比賽要求貓貓須不怕陌生地方或陌生人,還註明脾氣好、性格親人及好動則更佳。雖然不是所有貓都如網紅貓貓Grumpy Cat 一樣整天擺糗臉,不過貓的天性大多是愛躲藏以保護自己,比賽中要不停接觸陌生人,牠們會否感到壓力?

Marisa Scully亦指,參加比賽的狗狗平日通常會戴上訓練用的choke chain直目鍊;而在狗展上,領犬者可以向狗狗餵食,她說這意味着狗狗在比賽時,在比賽場上英姿颯颯地出巡,或展現友善、溫馴的一面,大多只是賞罰的結果,而不是牠們真正的性格。長期不能做自己展現真我,換轉是人類,可能早就受不了。

你願意走進動物的內心嗎?
領着寵物去參加展覽或比賽的主人便是壞人嗎?事實上,有些主人對參賽狗狗呵護備至,也有主人為了參賽的愛貓而研發天然貓砂,務求令貓貓尿尿時更舒適健康。但要迎合比賽「美的標準」,似乎難以動物的福祉為先。

動物的世界並沒有語言,所以我們難以一口咬定牠們喜歡或不喜歡,或斷言牠正在受苦,因為我不是牠,我不能知道牠的感受。但其實,即使對方是能夠說話的人類,我們又肯定可以百分百了解對方的感受嗎?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兼作家吳明益,曾為《動物的內心生活》撰序說:「或許,對『身而為人』這件事而言,『人願不願意走入他者的內心?』比『人能不能走入他者的內心』這個命題還要重要。」

要是我們也不欲別人對自己以貌取人、不欲為美而放棄健康,甚至無法展現真我,本着「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原則,我們還是可以盡量為毛孩作出更好和善良的選擇。

 

 

作者簡介:

小青

不太自由的撰稿人、純素者。

任動物版記者多年,曾經只喜歡動物,懷疑人類。

現在求好好修行,點起螢火微光,溫暖有情。

 

圖片:Unsplash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養成每天看一遍好集慣的好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