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寵愛

毛孩友善梳化,打開人寵共融空間

在傢俬店看見寵物是一件不尋常的事。如果看到毛孩霸個靚位,大模廝樣在梳化呼呼大睡,大家或者會替老闆擔心。「抓爛梳化、毛毛黐滿坐墊,點算?」

對毛孩的刻板印象,令牠們在城市爭櫈仔「佔一席位」也殊不容易。由家中梳化到巴士、火車也沒有牠們的位置,的士和電召車司機或者會怕刮花和弄髒座椅而謝絕毛孩,甚至有不少棄養個案,遺棄藉口是毛孩咬爛傢俱 。

人有人訪問,貓有貓躲在梳化底,一個空間兩份用。這是Patricia(左)和Sarah(右)希望寵物友善傢俬達到的效果 —— 照顧毛孩的感受和喜愛習慣。

世上總有斗膽、擇善固執的人,例如律師出身的林佩芝(Patricia)和建築師梅詩華(Sarah)。她們創立「Never Alone 陪我」寵物友善傢俬系列,放心讓貓貓在陳列梳化跳上跳落、伸伸懶腰。設計師Sarah問道:「如果早在設計階段考慮毛孩,加入寵物友善的元素,小至梳化,大至公園和屋邨,能否讓人與動物一同分享空間呢?」品牌創辦人的Patricia點頭和應。

毛孩帶給我們的是:療癒

Patricia 和 Sarah都關心動物,因為她們都領養過,而毛孩讓她們感受到愛與陪伴的力量。Sarah的小狗在嫲嫲逝世後來到她家。「那時爸爸很傷心,家中每天瀰漫着冷冷的氣氛,跟家人商量後決定領養。狗狗初來時只有數個月大,第一晚哭得很厲害,爸爸抱着牠一整夜。自此小狗很親爸爸,大家看着牠的傻勁都會笑。」

Patricia亦有相似的經歷:「家中的兔子死了,媽媽非常傷心。為了讓媽媽重新有寄托,我跟妹妹想到領養。」誰知打算領養的小狗跛腳,Patricia本來只想資助小狗的復康治療,帶了小狗去游水幾次,已經不捨得交還給義工。無論多忙,她堅持抽時間帶愛犬遊山玩水,她說狗狗每日留家等人理會,絕對要「陪佢」。「全家都好愛錫牠,媽媽負責餵食,我是陪玩的。」

「我們的項目叫『Never Alone 陪我』,就是希望與所愛的一同坐,不論是另一半、老人家、小孩,一個人住也有寵物可以相伴。」Patricia說,整套傢俱都以同事領養的動物來命名。

「梳化都是寵物霸着坐,可能是牠們對你說『陪我』也不定。」—— Sarah

領養貓貓George是傢俬陳列室兼辦公室的經理。牠表示要好好試坐梳化,向客人證明人寵共融的生活絕對可行。

創造共同生活的空間
說到寵物友善傢俬,大家都關心物料是否防抓花、防水和防污,Patricia和Sarah選了耐用的西德板,咕𠱸布摻雜尼龍,容易掃走毛髮,也可拆出來清洗。不過二人說得最多的,不是方便人類清潔的物料,而是考慮毛孩也喜歡的設計和空間。

香港房屋狹小,於是Sarah設計出可以隨意配搭的雙人和單人梳化,咕𠱸也可以調位或抽走,椅背以鐵通製造,椅下有一小級腳踏,看上去十分輕盈。「咕𠱸坐墊可以隨意抽起來,讓毛孩坐到櫈板上。貓最喜歡『捐窿捐罅』和躲在腳踏之間,牠們可以從椅邊或椅背鑽出來,但又無阻主人工作。」Sarah特別提到方便小孩和老狗上落的腳踏,「我的狗十歲了,很多老狗都爬不上梳化,狗狗老了就不能再坐梳化嗎?或只有等人抱才可以坐上去?我們希望創造讓人和動物好玩地一起生活、分享的空間和時光。」

毛孩總愛阻住主人工作,Patricia和Sarah前年首次設計寵物友善傢俱「Happy Distraction」,將書桌變成毛孩可捐窿捐罅的遊玩空間,人與毛孩各有各忙碌,算是「Never Alone陪我」的前身。

城市設計,可以多點寵物友善元素嗎?
正因為有寵物,所以知道這個城市對毛孩仍然非常抗拒。Patricia和她的狗狗 Taboo試過被電召車司機嫌棄:「他們說寵物搞到車廂一陣味,又要清潔座位。」Sarah也觀察到香港大部份公共空間也沒有寵物友善的設計。「連寵物公園也不太寵物友善,空間不大,草地不能踐踏,沒有讓人狗互動的設施。政府的城市規劃思維還停留在五十年前,覺得livability只是making a living。設計只是cater人,沒有想到動物在社會中愈來愈重要。身為設計師,我們可以在設計階段多想一點寵物友善的元素。」Sarah對城市和動物的關心,同時也是對自身專業的尊重。「城市未做得到,那不如由屋企開始,小至一件傢俱也可以照顧動物的需要。」

設計一張能讓家中毛孩安睡的梳化,早就超越能否防花,更不只是叫人不要遺棄,而是嘗試改變大眾對毛孩的刻板印象,助牠們走進社區,打開人寵共融的想像。

作者簡介:小青
不太自由的撰稿人、純素者。任動物版記者多年,曾經只喜歡動物,懷疑人類。現在求好好修行,點起螢火微光,溫暖有情。

攝影:Colin、部份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