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寵愛

唔準摸貓唔準走近 由動物話事的貓café

我喜歡貓,卻一直對很多貓café卻步。貓café,顧名思義就是讓客人邊摸貓邊進食的餐廳,可宣傳海報上放眼都是波斯貓、摺耳貓和短腳貓等名種貓,又總讓我不禁質疑牠們是從何來,到底這店是在宣傳愛貓,還是只愛名種貓。又或者當大家也試著代入貓咪的角度,又是否都享受被陌生人任摸任抱,覺得自己睡覺和進食時被騷擾也無所謂?是次來到台南,既然這兒的貓café出名得連旅遊書《Lonely Planet》也介紹,我決定一訪於網絡上出名有性格兼多規矩的貓中途café「瞎聊。貓咖啡」,一探台灣人打理貓café之道。

貓中途café為街上小孤雛尋家

「瞎聊。貓咖啡」是一間非一般貓café,出名不準摸貓,兼且規矩多多。

「瞎聊。貓咖啡」店主貍娜絲本是網頁設計師,6年前回到故鄉台南休息期間,一直當動物義工的她決定為人生換換跑道,開一所貓中途café,幫助流浪貓尋家。

台灣有一種貓café很不同,它叫「貓中途café」,店內貓都是待家中的社區貓,有些來自居民的求助,有些是店主親自救回來,店主就以咖啡店賺來的錢照顧這些落難小生命。動物尋家期間,店就是牠們臨時的居所,生病的會被隔離在店中小房間內,健康的才能在店內跑來跑去。「人常常各得自己有主權,可操控所有事,但起碼在這店內,這空間內,我是完全把主權讓給動物。」說話的是「瞎聊。貓咖啡」店主貍娜絲,6年前她辭去台北繁忙的網頁設計工作,回到故鄉台南休息。

一直當動物義工的她,決定為人生換換跑道,續試著下半生為動物服務,開一所貓中途café,為街上的小孤雛尋家。「想法就是替牠們找領養家庭外,也在社交平台上把牠們的流浪故事寫出來,讓民眾多接觸這些事,重拾對動物的同理心。」貍娜絲非常強調café是貓們的中途家,盼牠們能在這裏活得舒適自在,因此咖啡廳內貼滿「不能摸貓」、「不準吵鬧」和「勿騷擾貓」等字句,意即除非你有意領養,店主才會安排你跟貓互動見面,否則一般客人就只能遠觀貓,幸運的話會得到貓主動走近,客人永遠是被動。

位處台南的「瞎聊。貓咖啡」貓café內,有半身癱瘓的貓、已到中年,甚至老年的貓,都有自己的流浪故事。

貍娜絲強調客人來到,就靜靜點個飲料,欣賞腳下貓住客們懶洋洋的姿態,讓貓吃飯時吃飯,休息時休息,不被騷擾。

懶理批評 堅決謝絕玩貓人
那會得失客人嗎?我好奇一問,眼前女生笑著點頭,「就會引伸出很多教育問題,大部份人也是衝著玩貓來,有些是連餐牌也沒看就開始找貓玩。我就會告訴他們我希望貓吃飯時吃飯,休息時休息,不被騷擾,然後這些人就會轉頭離開。」貍娜絲說道。請走了只為玩貓而來的人,小妮子感恩留下來的都成了跟自己相同理念、志同道合的惜貓人。

「真的尊重貓」、「真心為貓好的地方」等讚賞的留言,開始漸漸沖走網上評擊聲音。大家踏入「瞎聊。貓咖啡」,就靜靜點個飲料,欣賞腳下貓住客們懶洋洋的姿態。貍娜絲感嘅願自己小店的理念,能讓大家多理解動物,重新反省牠們住在café的初衷。踏入這舉頭都是貓的空間,只要你願聽,店主都會跟你分享每隻流浪貓

走過的路,每個真實的故事,都是一課學習重拾同理心,珍愛動物的生命教育課。

作者簡介:

許政: 2015年於蘋果日報果籽創立動物維權版「寵物籽」,報導海內外人和動物間的感情故事。2016年底離職後成為獨力記者,於社交平台建立「阿毛四圍行」,義務接受動物義工和組織的求助,繼續以圖文和影像報導各類型動物資訊。

攝影:肥皮攝記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