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寵愛

世界如何,流浪貓一樣地過

夕照灑落時,腳踩深藍帆布鞋的 German 揹芥末黃色的布袋,裏面有一大樽亁糧和多個罐頭。生活在大澳的她每天這個時間出動,行同一條路線餵流浪貓,和她打招呼的除了街坊,還有貓咪。

不過這些看似無憂無慮的流浪貓在疫情底下也與人一樣面對困難 —— 早前有貓狗對病毒呈陽性反應,人心惶惶,有主人憂慮寵物會傳染想棄養,請 German 代為收養,German 全都拒絕,認為主人應該對寵物負責任,不可因疫症放棄牠們,「貓將我的人生完全改寫,我絕不會因疫症放棄牠們。」

疫情無阻義工 樂見流浪貓被收養流浪貓認得German,知道是時候開餐,喵聲此起彼落,廿隻流浪貓吃得津津有味。

「大澳可說上是香港的貓島。」作為「大澳流浪貓之家」以及「大澳非茂里」創辦人之一的German 笑說,兩個組織各養了十隻貓,加上家中的五隻,自己人生充滿貓,整日為牠們奔波。

走在路上,沿途貓兒都認得 German,知道是時候開餐,喵聲此起彼落,一拿貓糧出來,廿隻流浪貓立刻圍著食物,吃得津津有味。German 幫每個流浪貓都取了名字,知道牠們所需,熟練地捉住其中一隻,餵牠吃藥。她指,因為有些貓只會在晚上出來,所以她一天需要多次餵流浪貓。

疫情持續,German數月來依然不斷照顧和拯救病危流浪貓。

身在貓島,貓一直與居民和諧相處,但有街坊最近卻開始討厭流浪貓,嚷着:「不要在此餵!」German說這樣的情況以前從來沒有過,新型肺炎起初在市區爆發,後來離島有確診個案,有貓狗對病毒呈陽性反應,人心惶惶,有主人憂慮寵物會傳染,以種種原因請她代為收養。German接過求助,全都拒絕,認為主人應該對寵物負責任,不可因疫症放棄牠們。

疫情持續,German數月來依然不斷照顧和拯救病危流浪貓。她早上七時半準時起床餵完貓,自己才吃早餐,然後清潔地方、換貓沙,打理貓等連串工作。早前她救了一隻年輕懷孕的貓媽媽,牠誕下的四隻貓寶寶獲有心人領養,貓寶寶發育不良,全靠義工幫忙全日悉心照顧。可是主人接回家養一個月後,求生意志最強的貓寶寶因病離世。眾人難免傷心,令German感動的是各方素未謀面都為了貓寶寶而花盡心血和金錢,尤其是領養家庭面對疫情困難,沒有放棄貓寶寶。縱然日子短暫,領養家庭仍然感恩貓寶寶曾經來到家中。

與貓保持距離 從貓身上學懂從容German 與貓關係密切猶如家人。但基於衛生原因,German現在會避免和貓親嘴,但近日享受多了時間和貓相處。(受訪者提供)

 對貓不離不棄,是因為貓曾經拯救過她 —— 她曾患抑鬱症,感到失意辭去工作,豈料救貓的同時使她痊癒,「貓將我的人生完全改寫,那段時間能勇於面對全是因為牠們。」她在2014年開始當貓義工,去過土耳其、台灣等地方救助流浪貓,她致力改善流浪貓的生活,為大澳「原居貓」爭取權益,因此被稱為「貓女俠」。

生活在大澳的German每天黃昏出動,行同一條路線餵流浪貓,和她打招呼的除了街坊,還有貓咪。

雖然German和貓兒的關係親密,但疫情嚴峻她都提高警覺,避免和貓親嘴。她餵流浪貓經常引來途人好奇圍觀,當他們靠得太近貓,她也會提醒途人與貓保持距離。人頭湧現大澳,她見有口罩棄置在單車籃,擔心區內長者和自己感染:「我怕我有事,我家人須要隔離,沒有人代我餵流浪貓。因為假如要隔離,是隔離十四天,不是三天,到時這些貓兒怎麼辦呢?」熱心籌辦社區工作的她和設計師合作,製作橫額和貼紙,提醒市民不要觸摸流浪貓,在非常時期注意衛生。

「大澳非茂里」沒有開門營業,但German每天也要清潔地方。

疫情緣故,「大澳非茂里」沒有開門營業,German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與貓相處。她分享長年累月處於瘋狂工作的狀態,現在終於有時間下廚煮連貓都想吃的美食,和貓相處睡覺,關心親友,感覺實在也療癒。「有人說我較以往開心了。疫情給我一個機會停下來,我珍惜現在,以前太忙,有時我反而會錯過。」

German說居家期間可以安靜下來,好好計劃將來的義務工作:「貓讓我學懂了從容面對生命的態度,也帶給我求生意志,即使疫情出現,我也會繼續照顧牠們。」疫症帶來的煩惱早已感染都市人,但大澳流浪貓和German依舊神態自若,活在當下。

撰文:Cherie Chan
圖片:Cherie Chan,受訪者提供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