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出走

荒涼而燦爛 一睹「雲之巔」庫克山

唸大學時,我一個人跑到紐西蘭 Exchange。那時只要不用上課,我便去旅遊,務求把握僅有的時間窺探當地每片淨土。

10 月尾的一個早上,我從皇后鎮坐巴士前往庫克山住宿地,再走路至 Hooker Valley Track 的起點。路上沒人也沒車,只有金黃的荒野和一對天堂鳥。杳無人煙的公路讓我想起《阿甘正傳》中,主角跑步橫跨美國的場面,一股難以言喻的愉悅湧上心頭。

Hooker Valley Track 是庫克山眾多步道中被公認為易行、且景色最多變的路徑,來回約需 4 小時。開端還算輕鬆,路是鋪好的;沿路甚至遇到幾對散步的老人家。但走到中途已萬里無人,我便用藍芽喇叭播起歌來。

放眼盡是連綿不斷的山巒:希利山脈(Sealy Range)、有眾神之山之稱的塞夫頓山、「修女面紗」(The Nuns Veil)……積雪在層巒疊嶂中散落,刻劃出有致的白色紋理。有時薄霧飄過,把頂峰遮蓋起來。


路上曾遇到同坐一班長途車的外國男女,他們見我個子小小的,擔心的告訴我,這裏天氣多變,要多加小心。結果分別不久,真的下起雨來,雨水甚至結成雹,毫不留情地和狂風一起迎面拍打而來。我戴了三頂帽子,才能勉強抵禦刺骨的風。雖然冰雹不算大顆,但一會兒打在臉上,一會兒打進眼裏,狼狽非常。

或許是上天見憐,太陽不久後又奇蹟般地冒出來,庫克山亦終於在陽光下見頂。由於山峰常陷入雲層,庫克山被當地原住民稱為 Aoraki,意即「雲之巔」。雖然早在網絡上看過照片,但親眼目睹被雲和白雪覆蓋的山頭,還是震撼非常。我趕緊拍下這個瞬間,接著便再沿胡克河(Hooker River)而行,四周河流嘩啦聲不斷。

旅程的終點站是胡克湖(Hooker Lake),它是胡克冰川融化後形成的冰河湖。濃霧籠罩湖泊置身的峽谷,灰綠色的湖面上,漂著孤單的浮冰,天空更下起了飄雪。萬古寂靜,只有風聲;我的內心卻起伏不已。激動之際,我撥了個電話給一位在港的朋友,網絡很差,忘了自己說了些甚麼,但那份悸動我大概一生也不會忘記。

回程時我抄了小路,走累了便直接躺在略濕的芒草上休息。第一次感受到,一呼一吸原來可以如此荒涼而燦爛。夜幕降臨,草莽都染上了一層藍,走回青年旅舍時,喇叭傳來《路一直都在》的旋律:

「不能後退的時候 / 不再徬徨的時候 / 永遠向前 / 路一直都在。」

嗯,這大概就是旅行教會我的事。

撰文、攝影:Janet Wu

Tags : 習慣出走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
 
前往下一篇文章  青草地上躺一個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