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Stay with me

聽聽香港大自然的聲音

遊人如鯽的街道,熙來攘往的馬路 —— 我們可能對這些風景習以為常,當我們靜下心來,仔細傾聽時,這些人聲車聲被瞬間放大,逼得人無處可逃,「我曾在深水埗街頭認真聽了 10 分鐘,結果發現太嘈,無法再忍受下去。」專業收音師 AK 尷尬笑道。

都市人長久活在這樣的噪音下生活,情緒也會不自覺變得焦躁不安起來。但慶幸香港是個神奇地方,在距離市區不遠處,便能找到一片青蔥的大自然。有天 AK 忽然想到,「會不會有聲音是香港大自然獨有的?」於是,他開展了一個關於香港「聲音地圖」的計劃,錄下屬於香港大自然獨有的聲音。

「香港製造」的聲音紀錄

AK 經常揹著 7 KG的收音器材到不同山上收音,疫情前最密試過每星期兩三次。

人類是視覺動物,很多時為了追求視覺上的刺激,而忽略了其他感官,「其他感官你可以選擇關上,不想看時可以選擇閉起雙眼,但你無法關上耳朵。」AK 是劇場工作者,負責聲效設計,越做得久,他越感受到聲音的魅力,「聲音是有空間感,可以延伸,同一種聲音放到不同的環境也有不同的感覺,是難以複製的體驗。」聲音隨環境、時間出現變化,但偏偏這樣重要的聲音紀錄,在香港卻少之又少。

聲音文本 – Bird

聲音文本 Water 2


香港的郊野公園非常多,這條前往魔鬼山的麥理浩徑是其中之一。

「為劇場找音效時發現,一提起森林就有許多亞馬遜森林的相關音頻,但香港不是熱帶雨林,例如猩猩的叫聲,香港就不會聽到。我想,會不會有些聲音,也是香港大自然獨有的呢?」帶著這樣的疑問,自 2016 年起,他在行山時便開始錄下不同郊野地區的聲音,自 2018 年起更展開了《AK IN KK:Nature Field Recording HK》的計劃,上載錄下的聲音,除製作聲音地圖外,還製作屬於香港的聲音圖書館,目前已錄下過百條音頻,有些還待上載。

聲音文本- Cicada

聲音文本- Night insect

城市與大自然共存 聽四季變化
AK 說,每次上山一站最少半小時,有次有太多遊人,為了等待最純粹的大自然聲音,竟站上不自不覺站上了四小時,但卻保持心情平靜,沒有煩躁不安。

看 AK 的聲音地圖,足跡幾乎遍及所有郊野公園:馬鞍山郊野公園、香港濕地公園、大欖郊野公園等,不過要數最多聲音紀錄的,卻在薄扶林的港島徑,「因為我住在附近,所以可以經常去。春天時聽黃點斑蟬的叫聲,蟬聲自遠而近傳來,然後把我包圍,那種感覺很震撼、。」站在山頭,仔細聆聽大自然的樂章,聽出了四季變化,人在寂靜中也更能傾聽自己內心,好好沉澱思緒,「試過因為錄音,站著聽著瀑布的流水聲,不經不覺竟站了四小時。許多靈感,其實也在這些時候出現。」

聲音文本 Water 1

聲音文本 Wind


香港的大自然最特別之處,在於與都市非常接近,走在其中還會聽到汽車的聲音,最明顯是聽到飛機聲,高峰時幾分鐘一架。

不過其實大自然也受城市的噪音所影響,「香港的郊野與城市很接近,也有很多飛機經過,高峰時可能幾分鐘一班,從前不太留意,但當聲音被放大時就很明顯。其實就像人類,昆蟲、動物們也透過聲音交流,所以當有噪音,可能就會被逼叫大聲一點,對牠們也造成影響。」

不知從何時起,連「寂靜」也變得奢侈,想找個空間靜靜也難以實現。疫情期間,飛機班次減少,人類活動大減,不但還我們自身一個寧靜空間,也還大自然一個休息的時間,「其實香港自然的聲音變化豐富,希望透過這個計劃,能令更多人有『聲音覺醒』,多打開耳朵,聆聽這個世界的聲音,也更留意我們所造成的噪音對大自然所產生的傷害吧!」

聽更多香港的聲音文本
《AK IN KK:Nature Field Recording HK》:https://akinkk.com/zh-hant/

撰文:莎莉 @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攝影:基斯 @基斯攝影野郎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