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見面

陌生人,您好

可曾想過,人生中99.9%的相遇都是擦身而過。那個經常碰面的巴士司機,那個獨個兒坐在你身邊看電影的男人,那個在車廂中一直低頭看手機的少女⋯⋯都是萍水相逢,他們的人生,我們一無所知。但日本有一個男人,在過去的45年,一直在同一個地方為陌生人拍攝肖像,他從不過問對方名字,卻拍下最動人的照片⋯⋯「人的內心是相通的。人的遺憾、絕望、無奈都是一樣的。」他的名字,叫鬼海弘雄。

鬼海弘雄

在網上搜查一下鬼海弘雄,立即出現的是一幅幅黑白肖像。每個人物的拍攝角度都很近似,連背景都幾乎一樣 —— 同樣是東京淺草寺門外的紅色牆,同一架哈蘇相機,120黑白底片⋯⋯自1973年起,他一直這樣拍攝陌生人的肖像。

被觀察了20年的娼婦
與其說是陌生人,在他眼中,這些人都是各有故事,各有經歷的人物。大部分時間,他都是拿着相機靜靜守候,作為攝影師,他是靠雙眼去閱讀別人 —— 從面上的神情、皺紋、走路的方式、衣着打扮,他一眼就能看出一個人是不是擁有豐富的人生經歷。事實上,比起攝影,鬼海弘雄會花更多時間作觀察,觀察的時間甚至以年計算。他曾在20年間持續觀察一位娼婦,從頭到尾他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住處,他只是在她上班或回家的途中,觀察她人生中的幸福與辛酸,希望拍下她活着的尊嚴。

 

 

嘴角有疤的男人
又有一次,他拍下了一位拿着中國制海鷗相機的年輕男人,15年後,他再次在同一地方為這個人拍照,沖曬時發現兩幅肖像的嘴角都有同樣的疤痕,認出兩張相實是同一個人。男人的面容改變了,但仍是帶着同一部中國制海鷗相機,也許堅持着同一個夢⋯⋯

 

被忽略的人
他拍攝的都是平民,很多是勞動者,在城市中被忽視的人。但在他的鏡頭下,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 小孩、老人、紳士、娼婦、木匠、小販……不論外表美醜,貧窮或富有,拍攝角度都一樣,沒有誰比誰更高一等。

名字並不重要
在成為攝影師之前,鬼海弘雄曾做過貨車司機、造船廠工人和遠洋漁船船員等各行各業,也許是這些背景,令他更容易理解其他人生活背後的意味,對任何人都帶着一絲敬意;縱是萍水相逢,卻可以包含更多的理解與關懷。在長達45年的拍攝生涯中,他領略到,「人的內心是相通的。人的遺憾、絕望、無奈都是一樣的。」是否交換名字並不重要,有時抬頭看看擦身而過的人,點點頭,或報以一個微笑,這個世界也會多一點愛?

《Persona》一書,濃縮了鬼海弘雄由1973至2003年間的作品,每張肖像都是佚名,只有一句短小的簡介

相片來源:鬼海弘雄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