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讀你阿爸阿媽

阿囡係專屬Fashion Stylist

「我很喜歡你那枚像皇冠的戒指。」蓄一頭整齊短髮、間條上衣配灰麻長褲,深藍色花紋搭棕色皮鞋的她,和身旁同樣蓄短髮、身穿俐落條子襯衫的她笑說。

「那次你爸爸真的『好捨得』。」另一位她語帶一絲甜蜜,「那枚戒指當時賣二千多元,好貴!」

她與他的前世情人

常說女兒是父親的前世情人,天生有獲無限寵愛的特權;之於母親,女兒大概是你最恨不起來的第三者,也恨不得跟她一起分享所有。但大大話話年紀相差二、三十年,說不用花力氣溝通是騙你的;幸好有種共通語言叫扮靚。你跟媽媽的「姊妹裝」,多久沒出動了?

紫外線指數高達七度的周末,我跟攝影師到達古著店「小時光」主理人Sam Fung剛入伙的新居。進取的陽光打在待整理的木製傢具上,像一場久別重逢的歡迎式。

「那枚戒指還在!你們要拍嗎?」Sam 的媽媽曾鳳珍拿着紫蘿蘭色的拉鏈小袋,徐徐掏出那枚女兒很喜歡的皇冠設計戒指。1981年,威爾斯親王查理斯與戴妃戴安娜完婚,有品牌順勢推出紀念戒,時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當然同樣跟上潮流。「那時候,她爸爸不知哪來的信心,看到報紙的郵購廣告,跟我量了戒圈便買下它了。」

三十八年後,查理斯身邊是卡米拉,那枚戒指卻依舊亮麗如新。

 

我問,既然那麼喜歡,你們會共用首飾嗎?馮媽媽立即「小投訴」,「我常推薦一些適合她的首飾,『清清地啱你年紀戴㗎』,她卻說不喜歡。」媽媽心裡的女兒形象,總跟女兒自我認知有出入(笑);倒是馮媽媽偶爾會穿女兒的衣服,Sam也對媽媽一條紫色絲絨裙念念不忘,更喜歡得把裙子放到店裡天天看著。

在裕華入手的紫色絲絨裙,馮媽媽說:「穿上覺得蠻漂亮便買了,難得她爸爸也覺得不錯,我們很隨性的。」

她與他的今世情人

「很多外國女孩都會穿媽媽、祖母的衣物,像婚紗也會帶有 something old,他們有傳承觀念。」Sam 六年前開了「小時光」,從世界各地搜羅優質古著、小皮具、珠寶首飾,是城中數一數二的時尚古著尋寶地,「但華人卻有點避諱,怕有『靈魂附體』,會擔心有什麼人穿過。」明明熬過幾十年風霜依然風華絕代,足以證明質素超班,「咁怕污糟嘢,淘寶咁污糟你又買?」

她無奈失笑。曾經滄海難為水,看過㶷爛華麗的時裝舞台,叫人怎麼退而只看單調空洞的山寨設計?成長於八、九十年代,Sam說當時最大的娛樂是看電影和電視,「我喜歡追看的卻不是劇情,而是片尾roller看演員劇中穿什麼品牌。那時候電視劇的美術、服裝設計很華麗精緻,唔慳㗎!」我突然記起好友在友媒寫過這麼一段:「(汪)阿姐把心一橫,自掏腰包去 JOYCE 狂掃Valentino和Dior作戲服,再將飛揚長髮盤成一隻瀟灑到極的芭蕾髻,在收視和形象上都創出新局面 ⋯。」在梅豔芳、張國榮及眾多阿姐級人馬蔟擁綻放下成長,是幸福的。而我有理由相信電視電視是跨年代的時裝啟蒙者,因為馮媽媽當年的時尚icon,是當紅的寶珠姐與武俠女星于素秋。

那時候影相不為呃like,現在不妨當面給長輩們一個讚好。

「做女嗰時大家都學陳寶珠般把頭髮留長,髮尾微鬈,很有氣質。到結婚時,我才把頭髮理短。」馮媽媽翻開舊相簿,一雙雙青春身影穿着高腰窄牛,或貼身T恤或碎花襯衫,「我當時在製衣廠工作,工餘時間流行去野餐、郊遊。」聽起來就跟現在的文青沒兩樣,都話每隔二十年,流行總會revisit一次。

因為身型、鞋碼不一樣,Sam很少穿上媽媽的服裝。小時候馮媽媽為她挑得一身時尚童裝,現在身為不少名人、歌手時裝造型師的她,也是媽媽的御用飲宴造型師。

 

Sam說:「時裝反映你的生活態度與價值觀。當你選擇穿上質素參差的網購時裝,容許快時尚對地球和環境帶來傷害,難道不是象徵你對生活少了點要求?」

變幻原是永恆,不代表要讓劣幣驅逐良幣。好的東西,為何不讓它繼續流傳下去?圖為Sam最喜歡的後1970/1980年早期的聖羅蘭旅行袋系列。

「香港人太忙於生活、賺錢,沒時間去了解自己在用的東西。」Sam感嘆道,我卻覺得沒時間了解身外物尚好,把家人放在心頭更重要。「我小時候在嫲嫲家長大,那時老人家常穿寬袖碎花裇衫。當時大家勞動為生,散熱快又防曬才是重點。現在媽媽到了『老人家』年紀,穿的是襯衫和球鞋,每一代都有屬於它自己的氣息。」

總有一天,女兒們都會成為下一代「老人家」。願那時候,女兒的女兒都會記得,她們,曾經都捧過最流行的明星的場,逛過最流行的街,成就過自己最流行的童年。

攝影:芋頭
藝術專業科班出身,擅長抓拍及後期處理,業餘旅行客、美食控、鏟屎官,信奉美好的人生都是用來「浪費」的。

十二
小島居民,前記者,曾為時裝美容旅遊小城社會前線努力筆耕,現在每天從數據尋找人性點滴。感激每個願意分享故事的陌生人;能為你寫故事是種幸運。
養成每天看一遍好集慣的好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