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發問

問三家姐:如果將瑞典一樣東西跟香港交換,會是⋯⋯

香港在這多事之秋,移民又再成為熱門搜尋字眼,也許是想遠離一切煩惱,在陌生的地方重新過活;但有人卻想見證這個時刻,決意由半個地球之外搬回自己成長的香港。人稱「三家姐」的專欄作家,5年前因為「愛」移居瑞典,成為外埠新娘;5年後的今天又因為「愛」,帶着不諳中文的丈夫回到香港,嘗試在這裡生活,希望陪伴着這個地方。「在地」與「外地」之間,她又是如何抉擇?

一、以這一刻來說,你會說:「我是____」?
瑞典人眼中的香港人,香港人眼中的瑞典媳婦,貓咪眼中的人類奴才。

二、以你定居在外地的經驗,「外地」和「在地」是絕對嗎?「外地人」可以成為「在地人」?
在地人可以心態好外地,外地人心態都可以好在地。這是相對概念,亦是非常主觀的一件事。例如在香港,有些時候反而是老公帶我路。在瑞典的時候,我又反而比我老公更加重視瑞典傳統節日。好跳脫呢!

三、你認為人可以不定居在任何地方嗎?這個問題令我想起電影《Up in the Air》,男主角為公事一年到尾周圍飛,九成時間都在外地度過,居無定所。他後來遇到一個令他差點定下來成家的人,但他都選擇了獨自一人繼續飄流。這種生活對某些人來說是種孤獨,但對某些人來說卻是兩袖清風。無論如何,我認為人的肉體可以四處飄泊,但內心深處怎樣都會有個根。

四、你認為什麼事物最能介定自己是什麼人?
要應該問自己三個問題:第一,平時睡覺,夢裡面自己是在說什麼語言?第二,如果人生只剩下一天,會想在哪裡過?第三,最後一餐又會想吃些什麼菜式?

五、你認為一個人可以完全與自己的家鄉割𥱊嗎?
很困難吧。不過為何要?

六、如果將思鄉病形容成一種味道,這會是什麼?
是在瑞典夜闌人靜時,探頭出窗聞到嘅一陣雪水味。
是自己煮完飯、切完蒜頭後指頭上留有的蒜頭味,令我想起我媽媽。

七、如果要將瑞典的一樣東西與香港交換,這會是什麼?
不用交換啦,能夠互相學習就夠。
我希望香港政府可以學下瑞典政府,對環保和愛護動物的意識有幾重視。另外想瑞典人向香港人學習下人情味和港式幽默,還有廚藝!

八、來生你最不希望做什麼地方的人?
不想再做地球人了。今生好好活一次就算。

九、有關移民,你最希望得到一樣什麼法寶?
想說隨意門,但好像好老土。我只希望斯德哥爾摩與香港之間有直航來回,還有機票不要那麼貴。

十、移民到一個地方,融入當地是必需的事?
我最近一次乘飛機回香港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瑞典華僑,那位女士已經60歲了。她小時候已經移居瑞典,但至今仍然說不到流利瑞典文,(說來愧慚,自己的瑞典文都只是小學雞程度。)瑞典朋友亦不多。那麼多年來,她有穩定工作、有頭家,兒子都長大成人了。所以能夠融入當地與否並非必然,最必需的其實是尊重當地的文化。無論在地球上哪個角落居住,但求能夠心安理得,誠實地做人吧!

撰文:Coco Tang

攝影:LC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