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習慣想像

日本職人之道

上週剛剛與合作的雜誌社前往日本進行一連串拍攝,行程安排上剛好令我有機會認識到幾位從事不同行業的職人– 包括幾十年來手製蠟燭的職人,亦有位十多年來專注於製作頂級味噌的職人。有時我心裡不禁自我提問:到底這樣專注於一件事上的人生,會不會略嫌苦悶?但擇善固執的日本人卻對於這份堅持及專注,視為專業,並給予至高無上的尊敬– 因為職人同時擔當著文化傳播的角色,在歷史文化上別具意義。

長良川鸕鶿捕魚的職人

 

幾百年來,日本人在文化傳承上確實很有智慧。走在日本街頭,不時會遇見穿著傳統和服的人,毫無違和;但假如換成在歐洲遇到穿著一身Rococo風連身裙的人,我們卻反過來會以為那個人腦袋怪怪,或者在玩角色扮演。日本人視傳統為高尚,以自己國家的文化為傲。因為職人的存在,才能使美麗的工藝得以延續。雖然將故事說白一點,其實都是「熟能生巧」的故事,但偏偏如此簡單的道理,卻並不是人人做到。每一次手起都是在鍛練技藝,每一下刀落都是領悟箇中意義的靈修過程。即使每天重覆著同一套動作,但時日的累積賦予細微的動作一種獨特意義,職人會告訴你為何要堅持全人手製作,為什麼要堅持繁複亢長的工序。欣賞細緻,了解起源,職人似乎對禪都有幾分體會。

手製蠟燭的職人

 

其實香港也不乏手藝精湛的職人,可是經常聽到「即將失傳」、「光榮結業」、「行業式微」等等令人沮喪的聲音。令人無奈的是,當一個社會極力鼓吹金錢掛帥、賺錢為上的核心價值時,這種既花精神又費心機、回報率低的傳統手藝行業,自自然然失去吸引力。再獨特的傳統,亦不幸地成為社會走向繁榮路上的犧牲品。

但在日本社會裡,正因為行業多元化,才令社會更有趣。雖然日本國內也正面臨著手藝失傳的問題,但近年亦多了年輕一輩加入傳承行列,甚至有懷著滿腔熱血的外國人來日拜師學藝,嘗試扭轉終結的命運。日本人相信著,即使未必人人考得上大學,但只要有一技之長,也可以成為一種專業。凡是傾力用心的製作,也值得頭上戴一圈光環。我亦希望香港有天可以百業興旺、百花齊放。

作者簡介
風信子
全職旅人,多年來四海為家。現居日本,喜歡研究日本文化,以寫作/拍攝/潛水為生的女生。

攝影:風信子

Tags : 專欄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