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文青不能承受的輕

文青Pack設計者Medius:睇meme時可以放鬆啲

兩幅文青meme:香港文青starter pack和advanced pack,「曲直」難分,引來一眾文藝老中青群起討論。Meme一旦流傳,就宣告「作者已死」,任人詮釋,但今次難得找到設計者Medius願意現身解畫。

Starter pack的例子都是容易引起大眾關注且不難理解的事物,一點就明,所以在入門版出現。


因為Starter pack製作時有點草率,他靜下來再想,又多了新的聯想和意象,所以製作了名為「advanced pack」的新版

跟你逐個拆解Advanced pack
由淺入深,他先拆解圖中各種意象和圖示背後的用意,一些是個人觀察,一些其實半開玩笑。
去百老匯電影中心:無甚爭議的文青特質,反映他們對電影質素的追求
奶蓋、All Day Breakfast:「啊媽係女人」,文青與否都會喜歡,用來調劑下個meme,輕鬆一點
YoungQueenz、鋼飲管:希望有多些文青會留意和關注的事物
1664:對文青的理解(或誤解),印象中文青喜歡打卡,這是他們「living a life」的證明
亦舒、《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文青喜歡多愁善感的金句和劇情
MLA、deca joins、美之:不服於主流大牌
《香港製造》、《字花》:表現自己愛香港、愛本土文化


台灣獨立樂隊Deca Joins (Instagram@decajoins, 攝影:陳藝堂)

以上種種,都是他覺得最易被人理解和引起關注的文青特徵,「但係如果你同人講你鍾意聽Daniel Johnston、你鍾意睇Béla Tarr嘅,就唔係咁容易引起人關注同認同,因為呢啲名冇咁大眾化、係要進一步理解先會有人認可嘅事嚟。」故此他覺得那advanced pack實際上名不副實,它只是starter的擴充版,沒有層次的推進。至於真正的進階版,他暫時想不出能引人共鳴的元素,畢竟meme的精粹是要令人會心微笑。

Meme引起的輕鬆交戰
他一直有製作meme的習慣,meme通常有「好嚴重的stereotype,呢個都係佢會令人發笑嘅原因。」最初做出這兩幅作品,只為嘲諷一下自己和身邊的朋友。

網上的迴響令他發現大家似乎都想在文青這個身分上分一杯羹,例如取笑身邊朋友,或者自我檢驗夠不夠文青。而最堪玩味的是,不少人會留言反駁:「有啲企喺文青嘅角度認為某啲事物唔夠資格,有啲係擁躉覺得文青污染咗佢地鍾意嘅嗰件事。未去到面紅耳熱嘅地步,呢種輕鬆形式嘅交戰都幾得意。」亦為文青這個題目添了不少閱讀空間。當然,總會有些「認真咗」的人,覺得他在諷刺文青虛有其表或膚淺,但他不介懷,只說:「我無意圖諗住攻擊任何人,睇meme可以放輕鬆啲。」


說王家衛的電影是入門必備,應該毫無懸念。(《花樣年華》劇照)

真假文青劃線
其中一個爭議,是好青年荼毒室明明主張杜絕文青,卻出現在starter pack之中。由此可以看出大家對「文青」又愛又恨:「一班人會欣賞佢地『識啲嘢』、一班人又會嫌佢哋『膚淺』。」他理解茶毒室要杜絕的一知半解、虛有其表的人,不過他倒認為一知半解是個好開始,讓人持續關注和承傳某種文化,而非消費完就轉身走人,「我諗真假文青可以喺呢個位上劃線。 」他又憶起在大學上過的文化研究課,教授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文化,沒有人是沒文化的,只是我們會主觀地劃分劣等或高質文化。


Medius認為21世紀講求個人自主,任何對自己有要求的人都會涉獵不同文化玩意,故此每個人都是某程度上的文青,真正的課題是如何發揮文化的價值。

話「我係文青」感覺自大
至於他本人,他自稱跟心目中的文青標準尚有一段距離,而且自稱文青感覺自大,因為這個詞多少隱含「其他人無我咁有文化」的意思,難免帶有驕傲、高人一等的感覺,也令這個詞多一重負面色彩。
他相信真正的文青樂得自在,並不會介懷這標籤用詞的旁枝末節,也不需用行動、衣著打扮去證明自己,對文化的熱情會自然流露,「例如如果有人話畢贛嘅《路邊野餐》唔好睇,而有個人可以走出嚟辯護,講得到出佢點解好睇,咁佢呢份對電影作品嘅尊重,好自然話到俾你知佢係個文化人。」文青pack?認真你就輸了!

撰文:方晨
圖片: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Tags : 主題習慣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