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文青不能承受的輕

文青系攝影風之養成

「其實好難用文字去形容文青風格……好似八、九年嚟都無進步過,照舊係日系、清新、陽光、文青,期望會有更多形容詞。」攝影師Elvis Tang在接觸攝影之初,已被冠上這些標籤,七年多後也不見新意。

大抵沒有創作人喜歡規限自己,他舉森山大道為例,縱使愛用文字詮釋作品的世界觀,卻從沒一錘定音,說自己走的是哪種風格。驟眼看來,我們可以很容易地把Elvis歸納到某一類型,但標籤像公仔麵,快捷了當卻沒有營養。認識一個人,或該像品酒般,認識釀造他的風土氣候。

日本攝影魔法
從Elvis簡潔明淨的作品,不難猜看日本攝影師對他的影響。他喜歡川內倫子那淡素的藍調,讓靜物療癒人心;濱田英明鏡頭下的人物和小朋友,就像站在你面前般親切可愛;奧山由之用即棄菲林相機,拍出震撼和衝擊心靈的人像。Elvis覺得簡單「日系」兩字,實在不足以表現日本攝影的百花齊放,「日本攝影的魔力,能夠將日常見過或人們想像過的呈現,沒甚麼特別道具,卻舒服、清新,像魔法般引起人們的共鳴。」

除了參考攝影師,電影也塑造了他的審美觀,像是岩井俊二、是枝裕和,後者在隨筆集《有如走路的速度》寫過,自己習慣留意生活中的細微動作,例如人們走路、食煙等平凡舉止。這些都啟發了Elvis的街拍態度,他喜歡一個人帶着相機穿梭街道,放大自己的感官,捕捉輕易錯失的事物。


旅行時他愛拿着菲林機到處遊走,放大好奇心。

菲林的空靈
數碼相機不能替代的層次


他喜歡探索不同類型的攝影,例如旅行拍攝、婚妙拍攝、小朋友、商業合作,而這是他多年前在日本沖曬的菲林相。

他也是菲林相機的擁躉,連婚攝作品也會用到菲林機。「顏色尚可以模仿或後期處理,但菲林那種通透的感覺,空間感,暫時數碼相機取代不到。」他所用的中片幅相機就帶有層次分別的立體感,而非單純「前清後朦」。


熱中嘗試不同構想,不囿於一種風格

他想起第一次去日本,嘗試在當地沖曬菲林,店舖職員端出一本相簿,讓他選擇要沖曬的色調效果,日本對菲林的要求讓他非常難忘。「不過那輯相沒太滿意,因為日本的偏色比較強烈,我自己喜歡保留膚色。」可見並非盲目跟從,而是自己一路沉澱。追求純粹自然的他,更着重表現相中人的特質,勾畫他們的輪廓,帶有動觀者的感染力。


他的作品追求自然美,抗拒生硬造作。

風格是扣上一個個鎖
他引述朋友所說,創作就好似一個鎖扣一個鎖,層層疊上去,才成為自己的風格,難以一言蔽之,但可能一眼認得出來,其他人也很難拆開抄襲,Miss Bean就是一例。


他鏡頭下的土耳其熱氣球景色,多了一份冷峻滄涼。

「即使我影巴黎鐵塔,土耳其熱氣球,原來也可以有自己的方式,拍出跟前人不同的感覺。」說到底,創作人都不愛被歸類。耐心感受作品,戒掉標籤的惰性,是對他們的尊重。

除了日本攝影師,他亦留意台灣、韓國與內地的攝影風格,另外也推薦香港攝影師Woody Lau和Wilson Lee的作品。

撰文:Fong Sun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Tags : 主題習慣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