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愛人有話兒

日本人的愛情暗語

「就是開不了口讓她知道 就是那麼簡單幾句我辦不到⋯⋯」

喜歡一個人,到底要怎樣開口?「我愛你」3個字直截了當,還是講一句「I Love You」,就像子華神說的「真心話用外語講,真心好多」?日本有一種美學叫曖昧,不說穿不道破,一切蘊釀在似說未說之間,是因為日本人相信「以心傳心」,也就是要讀懂周遭的氛圍、識得看別人眉頭眼額,說話太直絕對會嚇怕他們。日常相處尚且如此,談情說愛,又怎少得曖昧?

月色真美 = I Love You
就好似最近熱播的BL日劇《大叔的愛-in the sky-》,化身呆萌空少的「春田田」無意間說了一句:「月色真美」,結果令「大叔」Captain黑澤的少女心小鹿亂撞,誤以為自己被表白,難道真的是講者無心,聽者有意?


其實這情節背後有段故,經眾多雜談考究,發現「月色真美 = I Love You」是出自大文豪夏目漱石。曾經在愛媛縣當中學英文敎師的夏目漱石,某天讓學生翻譯一篇短文,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男生向女生表白說「I Love You」,有學生就直接翻譯成「我、君を愛す(我愛你)」,夏目漱石立即表示日本人是不會這樣說的,應該更含蓄才是,然後想了想便說:「將『I Love You』翻譯成『月が綺麗ですね(月色真美)』就可以了。」

故意曖昧地不說清楚,卻意味深長,讓你我他知道重要的不是月色,而是和誰一起看。這一句「月色真美」不只體現東西方對愛情的不同表現,更成為戀人之間的甜蜜暗語。


接著問題來了,被告白的一方該說些什麼做回應?被文學式告白,自然要文學式回應。同樣是明治時代小說家的二葉亭四迷在翻譯俄文小說《阿霞》時,曾經為女主角回應男主角表白的那句「Ваша(我是屬於你的)」而苦惱,同樣是因為太直接、太露骨,最後他跟夏目漱石一樣,放棄直譯,而是用「死んでもいいわ(死而無憾)」作為回應表白的答覆。後來漸漸約定俗成,男生表白引用夏目漱石的「月色真美」,女生如果接受就以二葉亭四迷的「死而無憾」回應。

話說回來,文初就提到日本人的曖昧不只局限於戀愛,日常生活亦經常出現弦
外之音,其中又以京都人說話最婉轉,例如去京都人家裡作客,如果主人問你
:「要不要來一碗茶泡飯?」別天真地說「好啊!」因為對方其實是暗示你差不多該回家了。還有其他話中有話的日本暗語,有機會再和大家談談吧!

最後,如果你有喜歡的人又開不了口,或者可以讓他/她看看這篇文字,再找個機會跟他/她說聲「月色真美」。

撰文:玥
圖片:Unsplash、《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四分鐘的金盞花》、《大叔的愛-in the sky-》劇照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