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不妨肉麻

向西方人學習表達熱情

作為一個頗為內儉的香港女生,剛開始在以歐洲人為主的職場工作時,最不適應的事就是不管男女,他們都愛用「Dear」、「My love」來指向我,比如說一句 “What can I help you with, my love?”“Anything for you, dear.” 儘管我是上班不到幾天的新人,當下我所拜託的只是小事。最初聽到這樣的表達,雖然表面裝平和,但內心會陰謀論地想:大家也不過是同事,口甜是要討歡心讓我多做事?以至後來他們動不動就愛以Family指向大家的關係,我也是很容易想翻白眼。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默默接受,卻不會回應同等程度的熱情。

直至後來,我才想通他們對Dear、Love等字眼的認知用法不如亞洲人嚴謹,是從小教育環境薰陶下,表示友好的說話方式。後來的後來就發現,不是他們肉麻,而是我太吝嗇情感表達,而這就是文化差異——西方人的外向vs東方人的含蓄。從小的教育教導我要注意禮節,因為不了解對方,不清楚對方接受程度是什麼,我習慣保留自己的情感,自然地築起一道名為距離的牆。因為製造距離感於我而然是如此自然如本份的事,當看到別人毫不猶疑地展開雙臂高呼親愛的,就構成衝擊,以致我一時之間心理無法接受。

但當我開始習慣以後,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討厭——每次見到黎巴嫩藉經理,他都給我一個實在的擁抱,因為在他家鄉,不管是相熟已久或是初次見面的人,一個緊緊的擁抱是最基本的問好,是最能直接表達人情味的方法;意大利同事在晚班時給隔日上早班的我留下”I wish you an amazing day because you are an amazing person!”的紙條,因為她單純想鼓勵要早起床工作的人。用亞洲人的眼光來看,這些舉止話語也許都顯得些許浮誇肉麻,但的確有溫暖人心的作用,而當下笑容總會自己爬到我的臉。英國房東太太和她年紀不小的女兒,每天晚上睡前會聊天,再親吻對方額頭道晚安。我想起自己與家人的互動有時是連一句晚安都欠奉,就自慚形愧。

含蓄自有它的美,但總對親近的人保持含蓄疏於表達就漸變冷漠。這些年的經歷讓我意識到,沒有人會抗拒真誠的讚美,而如果讚美出自身邊的人口中,就更令人愉悅。許多時候我們不求全世界認同,但求身邊的人懂,而偶爾那麼一次,我們真的需要看得到、聽得見(而不是永遠一句在心中)。據說讚美能讓負責控制情緒的前額葉皮質區血液循環變好,所以讓人愉快也有助相處更融洽。西方人過節,過度消費買禮物的部分可忽視,但值得學習的是他們總會另外寫卡表達謝意和祝福。這個新年,不妨向親朋好友小小肉麻一下,把心裡的感謝讚美以肢體及言語表達;也可提起你的筆,寫幾句誠心話,一句「過去一年辛苦了,愛你」相信也足以令勞累的心得到安慰。

 

作者簡介:
薇: 長年在矛盾中掙扎的女子,追求規律卻又不夠自律。全職打工渡假周遊列國,兼職寫文畫畫攝影紀錄日常,周身刀無張利的佳例。喜歡聆聽別人的故事,再把眾人故事放到我的記憶庫。倫敦上線中。

 

圖片來源:Karis Liu、Unsplash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