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鬆一鬆,食唐餅!

近年不斷有日本或法國著名西餅、蛋糕店進駐香港,人人爭著排隊打卡,其實,好吃的甜點,本地出品都有。那天走到西營盤,想起一家專賣老餅的老店,即一個箭步衝上皇后道西。好消息,卓越食品餅家還在,那裡有著全港最好吃的光酥餅!

而更想說的是,在這段時期多了時間在家和父母相處,何不買兩三件唐餅和雙親嘆個下午茶?要知道本地小店正面對艱難時刻,我們更要懂得花一分一毫,支持值得支持的小店⋯⋯例如食個光酥餅!

可能是全香港最好吃的光酥餅。

皮薄餡多糯米糍


鮮製的芝麻糕

你喜歡白色還是啡色缽仔糕? 

為什麼只吃法式甜品?
卓越食品餅家老闆姓岑,開業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一直只賣唐餅。光酥餅、雞仔餅、水泡餅、棋子餅、 老婆餅、皮蛋酥,還有缽仔糕、白糖糕、香蕉糕、合桃糕、芝麻糕,全是自家製作。如果以上的唐餅你從未吃過,甚至聽都未聽過,少年,你太年輕了,那是香港七、八十年代的名物。問問雙親或家中長輩,總有一款是他們的心水和充滿回憶。

我則自小聽母親說她兒時故事,因為貧困常常幾兄弟姐妹共享一件白糖糕,要是無錢買,母親就乾脆吃一羹糖幻想自己在吃白糖糕!至今我一買白糖糕給她,她便開心得很,雖然口中總是說不及兒時買的好吃。

唐餅店買少見少!
但話說回來,若然你未吃過也不能怪你,只因香港的唐餅店已買少見少,除了深水埗的八仙、旺角的奇趣、粉嶺的仁利(有沒有遺漏?齊來分享),已愈來愈少見;畢竟,在香港地產霸權做生意很難,要生存幾十年更是難上加難。

「早在十數年前唐餅店經營已不易,年輕的都愛吃西餅;後來的日本和菓子店法式甜品店亦愈來愈多,唐餅給人的感覺是『老餅』。」老闆娘有氣沒氣地說。本來,你愛吃什麼是人們的選擇,沒有對與錯,錯就錯在心態。「人們都願意花幾十蚊甚至上百元去吃日式或法式甜品,但唐餅賣來賣去都是十元八塊一件。」

又本來,你願意花多少錢去吃什麼是人們的選擇,沒有對與錯,錯又就錯在我們會令這些地道食物失傳。「現在懂得製作唐餅的師傅大多是上了年紀的,做不了多少年,但年輕的甜品廚師都不願入行,寧願去做西餅,畢竟整件法式甜品都有型啲啦。」若沒有人願意去學,恐怕真會失傳。

老店總有貓。

生意難做,全是心機
但你估做一件雞仔餅易?又要炒香南乳、肥肉和芝麻;又要加入雞蛋令表層焗得香脆,但吃起來又要覺得不油膩,全是師傅幾十年的功力。又例如,光酥餅,「白嘥嘥」其貌不揚,用料也不是十分矜貴,就是以麵粉、糖、雞蛋、食用臭粉等焗成,但搓粉的手勢和材料的分量則非常講究。「搓好的麵糰,一定要放一段時間,最少十小時,外間的師傅都會貪快,放不夠時間便賣,怎會好吃?」好吃的光酥餅應是很鬆化,吃在帶點點的甘甜味,越吃又會越軟糯!但只賣你十元八塊。

「我們的唐餅全是自家製作,一樣做完到另一樣,賣完便無。工場得一個,手就得一雙。」最後,我不禁多口問:「近來生意難做?」老闆便收起笑臉說:「梗係難做啦,去街的人少了,自然生意少了;好在我們做的都是街坊生意,又有一班老主顧,吃慣了卓越的味道,專門來幫襯。」真的,我們要懂得珍惜香港的味道,不要讓老店結業才去珍惜。「三件光酥餅、半斤雞仔餅、一個『骨』水泡餅、三件合桃糕,唔該。」我說。

疫症之下,更要懂得花一分一毫。我便寧願以唐餅做下午茶茶點,還可以跟家中父母親分享,相比西餅,他們會吃得更開心。

卓越食品餅店
西環西營盤皇后大道西183號地舖

 

撰文:郭昊軒

攝影:Danny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