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阿黃炒栗子

在人來人往的元朗又新街街頭,飄過一陣炒栗子香。有行人不由得放慢腳步,回頭尋找香味的來源。輕柔煙霧中,他們看見阿黃和妻子的炒栗子檔口。

阿黃站在大鐵鑊前,拿著着巨鏟賣力地翻炒著栗子,妻子在他旁邊同樣忙碌,負責照顧其他食物和收銀工作。買栗子的街坊很多,小小的檔口圍了接近十個等待的客人,阿黃和妻子手上動作沒有停過,還不忘和一班街坊寒暄幾句。

阿黃主力負責炒栗子,妻子則負責其他食物和收銀。

大鑊炒栗子
站近鐵鑊半分鐘,已經開始感受到熱辣辣的鑊氣。檔主阿黃滿頭大汗,笑著分享,翻炒動作不可以停下,否則栗子就會燶掉;只有這樣,才能把最好吃的栗子送到客人手上。阿黃從年輕時開始跟隨師父炒栗子,已經炒了逾四十年。每年的九月尾到四月,他和妻子都會合力推著自製鐵皮車開檔,在屯門、元朗和天水圍一帶的街頭手炒栗子,為附近街坊送上這道暖胃小食。


許多街坊圍著阿黃的檔口等新鮮出爐炒栗子。


除了栗子,還有雞蛋和鵪鶉蛋。

「佢地開心,我就開心!」做手炒栗子這麼多年,阿黃和街坊有深厚的感情聯繫,常來光顧的,每個都認得。不少街坊由小時候開始光顧到長大,可謂食住他的栗子長大。

早前八號風球,阿黃堅持開檔,原來也是為了要照顧圍頭的村民。村民們八號風球仍要開工,但附近食肆都不營業,阿黃擔心他們沒飯吃,於是二話不說就為他們開檔。有時候,有露宿者餓得要緊,試著問他:「栗子佬,可唔可以整啲野嚟食?」阿黃就慷慨地送上熱呼呼的栗子。不怕虧本嗎?阿黃笑聲爽朗:「大家街坊有咩所謂啊!」

有別於大部份栗子檔口,阿黃良鄉栗子很有辨識度。鐵皮車上掛上獨家設計的 logo,栗子紙袋也設計精美,還有社交媒體和聯絡方式。原來,之前有其他栗子檔口冒認阿黃,許多顧客都被騙了。有任職設計公司的客人聽到這件事,便替他設計了 logo、紙袋和開通了社交媒體,阿黃說要付錢,客人還堅持不肯收。


阿黃客人為他設計的。他從小看著這個客人長大,從前在街市玩的小孩,今天也成了大學畢業生。

這三年,阿黃都沒有加過價。街坊們也替他著急,常勸他加一下價,他都不理會。「疫情,大家都咁淒涼。」還是那句「有咩所謂啊」,阿黃只是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除了一盤生意,他更在乎是與社區多年的回憶與感情。

很可惜的是,這份屬於社區的溫暖可能快要消失了。70 年代起,政府陸續停發小販牌照,而現存的牌照也不能繼承或轉讓。全港剩下的持牌炒栗子檔,只剩約 20 間。阿黃語氣間難掩不捨:「郁到手咪炒囉。」


拍照的時候,妻子在一旁笑說:「影得老細靚仔啲喎!」

新鮮剛炒起的栗子,熱呼呼還散發著白煙,回到家後,栗子還是暖的。或許有些人情和溫度只能屬於這個時代,但即使無法傳承,大家還是會記得手上那包暖暖的栗子,是如何驅走冬日的寒意。

撰文:Ally
攝影:Fung @mlifly

Tags : 幫襯小店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