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在坪洲,騎著單車沖咖啡

平日一個下午,在中環坐船來到了坪洲。與市區不過相隔了半小時船程,這裡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氛:沒有穿著光鮮的OL、沒有急步低頭疾走的人們,也沒有遊人的喧鬧,平日的坪洲低調樸素,人們安安靜靜在這裡生活,不慌不忙。

「坪洲不像其他島嶼,沒有很多因遊客而生的店鋪,就只是一個讓人生活的地方。在這裡,我找回了慢活的生活節奏,終於明白什麼對我來說最重要。」本身是咖啡師的阿逸自 3 年前從市區搬到坪洲,自此成了島民的一份子。疫情關係,讓他工作大減,但他在坪洲學懂的慢活精神此時大派用場 —— 多出來的時間,他創立了「騎住鳳凰沖咖啡」品牌,與餐廳合作,推著單車在門前賣手沖咖啡。他希望有朝一天,可以沿著坪洲海岸沖咖啡,「人生最重要的,不過是快樂罷了。」

在島嶼,呷一口咖啡

阿逸與坪洲餐廳「甘豐食館」合作,週末租餐廳地方開檔。不過採訪當日為星期一,島上許多餐廳都休息。

3 年前,阿逸有次來坪洲探望同事,一來便愛上了這個地方,「原來香港有個這麼舒服的地方!」與當時的女友、現在的太太商量後,二人決定搬到坪洲展開島民生活。阿逸原本在中環與人開設了咖啡店,但他卻不太喜歡那種感覺,「在市區工作我會覺得是為了生存,每天要看著盤數,很緊張。」來到坪洲,原本喜歡寧靜的他才終於好像找回了自己,「這裡空間比較大,而且不像其他島嶼,坪洲這個島就是為了生活而設,不是讓人來打卡的,所以整個島都給人一個很舒服的感覺。」

車尾那塊木板由紅酒箱改造,方便折疊,一打開,成了流動單車咖啡館。阿逸最希望有天能在坪洲海岸邊,聽著海浪沖咖啡,訪問當日短暫地滿足了這個心願。

疫情關係,工作量大減,在市區的人們無不因此陷入焦慮當中,但在島嶼生活的他卻依舊用著不慌不忙的步調生活,「來到這裡,才發現單車其實是島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一直有開單車咖啡店的想法,既然現在有空,就想不如試試看吧!」從網上買來、笑稱是翻版的鳳凰牌單車,貪其能載重物,再拿廢棄的紅酒箱改造可以放在車尾位置的木板,一輛流動的單車咖啡室就此成形。太太為了支持他開檔,在工餘時學整蛋糕,「其實她的蛋糕才是最受歡迎,每次出爐都很快買清。」甜在心頭。兩口子共同合作,從此在島嶼,便能慢慢呷一口咖啡、吃一塊美味的蛋糕了。

用咖啡,與居民打開話閘子

週末他便是這樣推著鳳凰單車準備開檔,沿途的島民有時會跟他打招呼,許多還特意前去跟他買咖啡。

住在這裡 3 年,地方細細,島民們經常相見,但卻無法叫得出名字,「有次一個島民看見我準備開檔,好奇問我咖啡的事,那時他說了一句,『成日都見到你,都未知你叫咩名!』」一杯咖啡,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讓阿逸對坪洲的歸屬感大增,「開店前,我以為主要的客人會是遊客,但沒想到現在大部分客人都是島民!」跟阿逸走一轉,沿途都會看見有人與打招呼,社區關係緊密。

這個應該是「騎住鳳凰沖咖啡」signature 咖啡:冷萃咖啡,香港夏天悶熱,喝下去剛好。現在他整積極研發「坪洲製造」咖啡。

放慢了腳步,阿逸多了許多獨處的時間,「現在星期一至三就是放假的時間,有空就在家玩玩貓,在坪洲騎著單車到處去。」每天看看日落、沖沖咖啡,留白的時光,讓他有了新想法,「之後想在這裡烘焙咖啡豆,從烘焙到沖調,全都在坪洲完成,打造一杯『坪洲製造』的咖啡。」目前因為牌照關係,阿逸跟一間餐廳合作,週末便到那裡擺檔,但這難免浪費了單車的流動性,「希望有朝一天,可以沿著坪洲海岸沖咖啡啦。」聽著海浪聲沖咖啡,沒有比這更浪漫的事了吧。

慢活生活,讓阿逸明白什麼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其實人生去到最後,不過都是想快樂罷了。」與愛的人一起生活,做熱愛的事情,那就夠了。

撰文:莎莉 @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圖片:莎莉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