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幫襯小店

圍村有間咖啡店

說起上水,很多人馬上想起的是新移民走水貨拉篋,已經是不像香港的香港;再說上水圍村,更是山旯旮三山五嶽之地,很多人從不敢越雷池半步,一世人都未去過。偏偏三個大男孩,竟然夠膽死從城巿搬入上水圍村租下一幢村屋開設了一間會「呼吸」的咖啡店,名字叫做ATMA。

青春要做返啲嘢

故事從一張明信片開始。

兩年前某天,康兆收到小學同學Kyle一張明信片,內容大致是「青春要做返啲嘢」⋯⋯Kyle 本來是一個graphic designer,24歲時毅然去了澳洲工作假期。「回來之後,我要做一個咖啡師。」Kyle堅定說。Joe也是康兆的中學同學,是一個YouTuber及兼職主持,「其實我們都是slasher。」康兆是個風水師。

「青春要做返啲嘢」、「青春要做返啲嘢」、「青春要做返啲嘢」⋯⋯一直縈繞三個人的腦袋。

青春去做裝修

契機是一間村屋。

康兆自小是上水圍村仔。「我在這裏長大,6歲才搬離上水。這本是爺爺嫲嫲住的祖屋,只是3年前爺爺嫲嫲相繼去世,房子便丟空了。」本來,康兆想過把村屋租出去算了,「但想深一層,租出去也把童年回憶一併送了出去。」

「青春要做返啲嘢」,康兆靈機一觸,「何不『青春去做裝修』?」他笑著說。便找來小學同學Kyle和中學同學Joe一起發夢。「其實所謂做裝修,是我們希望一手一腳把這裡變成心目中的理想工作空間。」三人都很喜愛日本清水混凝土風格。

一開始,房子是一幢形如廢墟的村屋。三人親力親為夾手夾腳由鑽地、鋪地面、搭地台、線灰、髹漆、鋪電線都是自己一手一腳搞掂。「還記得起初村民看著我們裝修,笑說:『怎麼會越搞越舊』?(即清水混凝土風格)」康兆哈哈大笑說。「另外,不少傢俬也是村民相贈或從村口撿回來的。」當然,所有傢俬經過三人重新改造變出另一種味道和風格。

上水的公共空間
本來,三人打算以村屋作自己的工作室,二、三樓是生活空間,平日二樓用來舉辦工作坊,康兆替人算命教人塔羅、Joe則拍片教人手沖咖啡或拉花等;只在星期六、日兼賣咖啡。豈料,來過的人都愛上這裏的環境和氣氛,慕名前來的人亦越來越多,ATMA竟成了圍村的一道亮麗風景。更有趣的是,原來圍村裏也是臥虎藏龍!
店子常客Tiffany,正職是位陪月員,兼做手工皂,有了ATMA便創立了「同皂仁」,放在店中售賣。Joe為她在社交平台出post,一起設計肥皂包裝;後來,索性在店裏開設手工皂工作坊。另一個常客是陶瓷老師Ceven,因為喜歡精品咖啡,由常客變成兼職咖啡師,到最後甚至為咖啡店專門造了一些咖啡杯和餐具。每喝一口,都充滿溫度。

咖啡店也是一顆種子
結果,一間小小的咖啡店,竟成了圍村的公共空間,讓不同的街坊在這裏舉辦不同工作坊,冥想、瑜伽、陶瓷、手沖咖啡等,大家互相學習,互相分享。還不止,三個大男孩住得久了,也發現上水圍村歷史文化其實很豐富,圍村內有歷史悠久的祠堂、護城牆和老樹,有著300多年歷史。「之前我們也辦過單車團,讓人認識圍村歷史。」


最後,我笑說ATMA其實不單單是你們三人夢想,讓人重新認識上水,也是別人的種子,更讓人重新思考人生的可能性,敢於去追夢。三人靦腆地開心得笑不攏嘴,笑說:「聽到這句話真的很安慰。」

「係囉,連ATMA都唔使死,有什麼好怕?」哈,哈,哈。

撰文:郭昊軒
攝影:信哥

Tags : 好地方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
 
前往下一篇文章  三尖八角古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