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被忽略的城市風景

疫情之下,旅行取消,大家被逼留在香港,不少人大叫苦悶,「香港人做事是非常有目的性的,落街買餸,買完餸便會回家,因此很容易覺得沉悶,但觀察沿途的景色其實也能發掘到很多樂趣。」城市研究學者黃宇軒(Sampson)因工作關係,做了一個小小的實驗 —— 在過去 27 個月內,每兩個星期都會在地圖上點一處香港的區域,在那地區「完全無前設」地好好觀察:得意的空間、被忽略的細節、街道的形態等,他稱這種觀察城市的方式為「城市散步學」。

「趁留港這機會,一生人一次,做個城市漫遊者,去好好細看香港、放慢腳步,發現這座城市的不同角落。」你們準備好上課了嗎?

城市是一座巨大的博物館

赤柱有很多有趣的城市空間,例如一旁擺放著同昌大押歷史遺留物,另一邊則是現代的玻璃蓋行人道。

去外地旅遊,我們總喜歡逛人家的博物館:巴黎羅浮宮、倫敦大英博物館、紐約現代藝術館等,「但對我而言,其實一座城市就是一個巨大的博物館,每樣事情都可以看一下。」兩年間,Sampson 在香港這座「大型博物館」走訪過 50 多條路線,銅鑼灣、啟業、荔枝角、鴨脷洲大橋……感覺幾乎都把香港走了一遍。他起初會選擇不同的主題去看這座城市,例如樓梯、唐樓的顏色,「有些朋友專門研究涼亭、遊樂場,剛離世的德國攝影師 Michael Wolf 專門攝下密集樓景等,這些都是一些角度。」

鴨脷洲大橋是香港三條可以徒步過海的大橋之一,人與車共行。

一磚一瓦,橫街窄巷都能成為觀察的對象,見微知著,其實就是一種重啟自己好奇心的過程,「例如銅鑼灣近年來多了許多 LED 熒幕,我就想這些對附近的人們有什麼影響呢?」晚上LED變色,映照著附近的空間時藍時紅,相片底下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他透過散步,發覺人們對地區其實有很多錯誤的刻板印象,「大家都嫌悶的赤柱,其實有很特別的建築群、二次大戰前起好的修院等,非常有趣,所以這條路線我去了兩次!」還有蒲崗村道公園有一條極美麗的高架單車徑、中文大學有香港最集中的現代主義建築群、建滿Bauhaus風格住宅的加多利山等,「人們去旅行時對每件事物都覺得新奇,其實在香港只要你打開五官,也可以發掘到許多新事情,一樣能獲得許多樂趣。」

在城市中獲得巨大樂趣\加多利山是一座建滿Bauhaus風格住宅的小山丘,完全不像身在香港之中。

這套「城市散步學」所著重的不是地方的本身,而是看待城市的方法,「即使只是你屋企樓下的分叉路,如果你一世人都只行左面,無行過右面,有一日你忽然行右面,你就遇上了這輩子都無遇上過的空間,而那種新鮮感和驚喜可以是無限的。」Sampson 在臉書上如此寫道。發掘樂趣,不在他方,就在你家附近也可以開始,「我們做每件事都帶著目的性,去搜購用品後,回家沿途的風景就像與自己無關,其實就是錯過了許多讓你驚喜的新奇事物。」

赤柱的屋村能看海,加上買少見少得鐵皮頂蓋,形成特有的香港景色。

很多人喜愛參加導賞團,但那與散步學是不同的事,「香港很多導賞團都是帶有主題的,歷史、文化,那些是光靠觀察無法理解的。但我想做的,你無需懂擁有任何資訊,光靠肉眼便能發掘。」Sampson希望大家能放慢腳步,不帶任何目的性去散步,「假如每個人看城市就像看一套電影,在這 120 分鐘內,你會看到什麼呢?」當你張開五官,不再困在自己的思想當中,細心留意身邊細節時,從此香港這座城市,對你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了,「當你有自己一套 Ways of Seeing the City,便能從城市空間中獲得巨大樂趣,一生受用無窮。」

撰文:莎莉 @ 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圖片:受訪者提供 @黃宇軒 Sampson – 城市研究絮語

Tags : 習慣發現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