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習慣學習: 別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辦公室裡剩下一線昏黃的光,勉力驅趕黑暗,中央空調也早已過了運作的時間,凝滯的空氣中
迴響著機械鍵盤回彈、以及小型電風扇運轉的聲音。

深夜的黑暗讓辦公室的落地玻璃窗成了一面鏡,你全神看著電腦螢幕,也無法不分神瞧看鏡中
的自己。歪斜的領帶、沒扣好衣、亂七八糟的鬍渣,伴在身旁的當然還有一堆永遠無法清完
的文件。你伸展僵硬的手臂,放鬆繃緊的指頭,拿起水杯湊近嘴邊,才發現裡面空空如也。凌
晨一點十三分,你決定休息一杯咖啡的時間。

「咔。」咖啡機完成它的工作,琥珀色的咖啡因香味濃郁,刺激了味覺,卻喚不醒疲憊的靈魂
。你捧著溫熱的馬克杯,在茶水間外碰到某個看起來同樣疲憊的她。
你點頭,記得自己曾在某個培訓班中見過她的側面,雖然她是另一個部門,但你知道她總是在
加班,就和自己一樣。你和她擦身而過,沒有留下浪漫故事的開端,卻又有了奮鬥的力量。

夜幕低得無法再低,縱有未完成的工作,你還是登上了的士,反正工作永不能做完,老闆的要
求和人擁有的時間總是不正常的反比。的士後座不是一個好的休息地方,你只希望同時控制十
部電話的司機能夠安全把你送回家裡舒服的床。
會埋怨嗎?總會,畢竟做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但俗語不是說:能者多勞嗎?辛苦只是側面印
證了自己的能力,不然像那些朝九晚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同事一樣真的好嗎?人生就是一場
戰鬥,能吃苦的年紀就不該圖片刻安逸才是真理。想著想著,你想起她的眼神,你知道她和你
想的一樣。

然後天亮了。

換上稱身的衣服,回到熟悉的公司,埋首刻板的工作,由於公司最近的併購項目,需要處理的
事務越來越多,你知道那不是你的份內事,但你也知道「份內」從沒有清晰的定義。工作同時
不斷學習,你希望自己在公司、在老闆心中有特別的位置,你亦相信自己的付出可以換來對等
的回報。

數月間數不清的加班晚上,你總會在茶水間和她相遇,偶然你知道她有參與那併購項目,於是
你們有了共相話題,不再是點頭之交。她說工作應該全情投入,你認同。她說能在被公司委以
重任是值得高興的事,你認同。她說自己處理的事務多到公司不能失去她,不然公司可能無法
運作了,你笑著認同,想像自己辭職的話,公司縱然不會倒閉,但自己所在的部門肯定會亂成
一團。

於是你又更賣力,畢竟自己是特別的,和她一樣是公司器重的精英分子。你每晚加班,除了努
力完成工作,也期待在茶水間裡的相偶,只可惜從某夜起她不再出現。

聽說她被解僱了。聽說是因為她上司的失誤需要找一個問責對象。聽說她離職那日哭了。你還
待在同一個位置,捧著溫熱的咖啡。呷一口,想起未完的工作。呷一口,想起她的笑容。

她笑言公司沒了自己不行,公司最後用事實否定了她。你從前在管理學中學過,成功的企業必
須所有人都可以隨時被取代而不影響日常運作。你沒有忘記這道理,只是選擇不去記起。或者
工作應當投入,只是當付出和回報之間不再存有卑微的關聯時,就該想想自己是否該找一個對
的地方來拼命,至少,是一個重視自己付出的地方。

撰文:阿樹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