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廣東歌詞的都市愛情課

黃綺琳編導的《金都》,戳中許多香港男女的心坎。填詞出身的她,愛情啟蒙自廣東歌詞與亦舒小說,讓她開始觀察身邊人的愛情和相處細節,筆下作品亦離不開這題材。她本科讀生物:「被愛與愛情關係是好原始的,是我們與生俱來的追求。」矛盾在於,城市人要奔逐事業或追求個人成長,忙於賺錢買樓還得尋找愛情。

「全球情侶故事也相近」
她特別愛寫都市故事,最擅長寫都市的同居男女,「那種疑似將會組織家庭,在一個狹窄空間,既有社會壓力,又各自有目標或生活追求。」似一家人,又是獨立個體 。她曾因填詞訪問過多對情侶,明白情侶口中轟烈獨特的經歷,其實人人大同小異,「全球情侶故事也相近」的歌詞所言非虛。不過她倒覺得,正是都市愛情的平凡甚至單一,才令她的作品貼合現實,讓人人都找到自身影子。


都市愛情大多千篇一律(圖片由《歎息橋》劇組提供)

「成個老襯 從此被困」──自私太遲

「成個老襯 從此被困」是叫她嘆服的絕妙歌詞,也是整齣《金都》的起點。小時候曾以為老公像公屋一樣,由政府分發,反映出她眼中的婚姻並非建基於感情,更像是機制下的產物。有段時間,她見朋輩大多離婚收場,認為婚姻虛偽愚蠢,自討苦吃:「結婚是萬惡的,是許多爭執的源頭。」


自私是指向別人,特別是伴侶勇敢說出自己的看法。(圖片由My Prince Edward Film Production提供)

很多人看出《金都》藉婚嫁講自由,的而且確,她最初認為婚姻只是法律條文限制,要人犧牲發展其他愛情和肉體關係的自由,後來她改觀:「就算沒有婚姻,都未必擁有那些自由。」正如她人到三十,儘管未婚也要面對長輩朋友的諸多意見。出路原來就在自己身上,得用心了解自己的需要,勇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我是支持自私的,只要心地好,自私沒問題的。」張莉芳就是自私得太遲,婚前才決定自私一次,結果深深傷害Edward。


即使不結婚,以張莉芳的個性,或許還是會半推半就買下烏龜。(圖片由My Prince Edward Film Production提供)

「只因解決晚飯才互愛」
她在開拍前曾到金都商場訪問商戶,他們也不一定相信婚姻,反倒實事求是,提供符合預算、時間的ABC套餐。這也呼應婚姻本質,她很喜歡李克勤的〈相愛無門〉,有句「然而事實你與我也許只因解決晚飯才互愛」,她和另一填詞人曾開玩笑地把「晚飯」換成「稅務」、「性慾」,覺得貼切不過。


黃綺琳現在覺得問題癥結並非婚姻本身,而在於結婚對象。下部作品打算探討如何尋覓合適的伴侶。圖片由《歎息橋》劇組提供

現在,她憧憬像筆下主角般細水長流的同居生活,但也不再抗拒結婚,因為當中有另一重意義:「是個給對方和全世界的宣告,願意和他在一起而放棄其他關係。」只要當事人心甘情願,也沒甚麼犧牲不犧牲。她想起電影即將完成之時,社交網頁的回顧出現她十年前打的一段話:「人生無論如何,都是要結一結婚的。」一語成讖,冥冥中預視了《金都》的主題,或者也預告了她的愛情路。


比起科幻或商業片,愛情題材令她更加得心應手,因為可以在日常生活洞察體會。

撰文:Fong Sun
圖片由《歎息橋》劇組、My Prince Edward Film Production及受訪者提供

Tags : 習慣文青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