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別老想著人生的意義

友儕間聊天總會談及人生的意義,尤其於工作不如意、愛情不稱心的時候,對人生漸感困惑,更甚是,從ig看見昔日小學中學大學友人都好像活得很充實,若是有人當上了醫生護士,更為自己感到慚愧。為何他們的人生都為別人帶來意義,從而令自己有了存在的理由。可自己呢?在打著一份不太喜歡的工作,多是渾渾噩噩又過一天。
但請先停一停,是誰說人生是有意義的?意義,又何以只能從所謂偉大高尚的工作中尋找?或許我們要明白的是,人生其實沒有意義。哲學家都如此說的。也要說,沒有意義,不是人生不值得活⋯⋯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劇照

人們沒有被設計出一個功能和目的
沒有多少個人是聖人,也不是隨便就做到了無國界醫生和義工,但我們實在太容易只從工作中去尋找意義。哪管是因為工作而賺到金錢,因而得到物質,或是因為工作而找到服務的對象,從而認定自己的價值。但工作絕不能反映我們是誰。

沙特最著名的《存在與虛無》,最重要的是告訴我們:我們都是自由的。我們可以為自己的人生決定做什麼,不做什麼。而這種種的選擇和決定,才是我們的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當我們想到一張椅子,它被設計出來自有其目的和功能,但人類不是這樣的,我們沒有被上帝設計出來要「做些什麼」或「完成些什麼」。

石頭滾下的無盡懲罰

如果我們每天想著要為自己的人生尋找意義,而發現一次又一次失敗的時候,那是無盡的折磨。尤其不斷想為自己尋更美好的人生,更精彩的未來,這樣的人生或許會愈活愈不愉悅,而且我們並沒有留意當下和現在所擁有和面對的,只是不斷為明天而惆悵。

再絕的是卡繆所說的,他以希臘神話薛西弗斯被懲罰一次次地將石頭推上山的故事來說明。薛西弗斯被上帝懲罰把石頭推上山頂,但到了頂,石頭又滾下來,每次如是,就如無止境的折磨。但卡繆卻不這樣看,這樣的推石頭看似沒有意義,也甚至是太悲慘了吧,但如果薛西弗斯有意識地活在當下,並且擺脫那沒有意義的想法,那麼,他是快樂的。

我們毋須將目的變為人生的意義,把石頭推到上山頂,不跌下來,那不是最終的人生的意義。相反,如若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最平常的瑣事裡,看似最沒意義的日常經驗裡,感覺快樂和實在,那已經是人生的最大意義。

意義不是能夠被寫下來或定義出來的,有時,可能不過是一種當下即時的感覺。和母親吃飯的一刻,親自下廚的一刻,抬頭望著月亮的一刻,都可以是人生所謂的意義。是我們值得活著的理由。

撰文:Neinei
網上圖片

Tags : 好習慣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