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電影自學誌 VOL.4】一期一會周星馳舊電影

最近有看《新喜劇之王》(2019),雖然周氏的喜劇感仍在,對白仍是抵死鋒利,但大陸演員主導港產笑料感覺怪怪,也沒有新意,又再感覺昔日的周星馳而如黃鶴一去不回。

 

看罷,反而更令人(相信不止我)更想重溫一下周氏舊作。比如說,我就有朋友趁新春的時候一口氣在家重溫了五齣周氏舊作,包括《西遊記》上下集(1996);而我,和插畫師亦random pick了一齣《家有囍事》(1992),竟也重溫得津津有味。

1992年,有云那是港片最後輝煌的年代,也有云那是1997回歸中國前人心惶惶,變相令娛樂工業漸趨發達的「娛樂至死」的年代。我在銀幕重拾喜劇世界的時候,也不自覺把那時的社會氛圍連結,就像用不一樣的目光看待熟悉之地,畢竟時間流轉27年,面目全非。

然後我覺得可以從角色解構社會:

常父、常母(關海山、李香琴)
兩老雖時常在家看電視,實質對家中各人之事瞭如指掌,懂得分辨誰是誰非,在關鍵時候打趣的說真話(人話)。他們與電視形影不離也引發停電時候尤如世界末日的心理狀況(笑)。這可衍生出90年代電視撈汁、全民皆以娛樂為重的都市概況。

 

常歡、何里玉
(周星馳、張曼玉)
電台DJ的常歡追求影迷何里玉的過程可堪細嚼:因為90年代也是荷里活電影高度主宰香港票房的年代,因此電影不時出現91、92年一些高度成功的西片如《風月俏佳人》(Pretty Woman)、《人鬼情未了》(Ghost),甚至《未來戰士續集》等,也成了小情人打情罵俏cosplay的好伙伴。

 

常歡、何里玉——「家陣老笠」
(周星馳、張曼玉)
想當年,香港這彈丸之地比鄰近地區富裕,也成了不少「省港奇兵」覬覦、作案之地。除了片末「綁架有錢人」橋段,發瘋的常歡也會用絲襪笠頭扮劫匪——那也是當時民間劫犯會使用矇面的平價手段(笑)。

 

家明、婉君
兩大不露臉神秘角色,也充滿了幽默的味道。作為筆友,甚至發展成為「單方面認定是情人」的方向,在互聯網未出現的那個世界,也實在是有可能的吧?(笑)

常騷、梁無雙
(張國榮、毛舜筠)
男像女、女像男,二人的男女性向逆轉,既是Gimmick,也與社會男女定型有關。像「升降機」一場,就玩玩坊間對傳統男女形象為作為的意識形態。在LGBTQ那麼講求政治正確的今天,這種玩笑大家還會敢碰嗎?

 

常滿、程大嫂
(黃百鳴、吳君如)
想而知,這也是90年代令人流行符號——「包二奶」或「情人」;而《家》玩的是,當正室淪為情人,當情人變成正室,那個「臭男人」還是永遠喜歡不用有做人責任情人——黃臉婆變成黑臉婆,就是例子(笑)。同時也反映到,有錢男人就是揮金如土,也因此獲得拜金女人芳心的社會現象(兩位正室及情人,甚至是金舖女店員)。

 

text_4res
illustration_ctaifunjou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