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習慣

消失的唐餅店

【習慣發現・社區】

曾幾何時,筆者的婆婆好喜歡吃皮蛋酥。喜歡到會將皮蛋酥一分為二,早上吃一半,另一半當下午茶。婆婆會問:「女呀,你食唔食呀?」,然後我總會托辭推搪婆婆的好意。有哪一個小朋友會喜歡吃唐餅,無視冰箱中的雪糕啊?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婆婆這時會拿出雞仔餅、嚤囉酥、香蕉糕等等。琳瑯滿目的古早式唐餅從婆婆寶箱傾巢而出,寶箱中有數之不盡的零食,大概她想從一個個餅食中,建立起與孫女兒的橋樑。

人大了,婆婆沒有再常吃唐餅,唐餅小店也一步步消失。有天,婆婆想吃皮蛋酥,才驚覺曾經附近總有一間的唐餅店,被時代巨輪的大口大口吞噬。

唐餅店是一個時代印記,它們屹立在一道道小街裡頭。唐餅顏色沒有西餅那麼豐富,味道也不如西餅般甜。但唐餅店的存在,是香港歷史的痕跡。唐餅店見證變遷,在艱難的日子中,用最便宜的價錢和食材,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慾。

現在香港僅存的唐餅店不多,懂得做唐餅的師父也廖廖可數。唐餅店大多集中於舊區,它們裝潢比較簡陋,但店面充滿老香港的味道。

而其中一家唐餅老字號,就是青衣的大歡喜餅家。大眾所認識的青衣區,多是青衣城或地鐵上蓋的天價物業。卻沒太多人知道年過五十的大歡喜餅家就座落於青衣城附近,非常低調地置身於舊式村屋中。大歡喜餅家沿用舊式焗爐,手搓餅皮。當今天一街都是特色的日式麵包、西式西餅時,他們仍然堅持焗製豆沙酥、雞仔餅同手造月餅。用高昂的時間成本同誠意,在安靜的屋村環境中對抗的時代洪流,留著村民的口之餘,也留住我們的心。

經過縱橫交錯的路後,我們走到深水埗。

在外人眼中,深水埗比起青衣顯得奪目一些。深水埗是舊區的代名詞,彷彿最精華、最富有歷史的東西都蘊藏在這裡。這區可以說是唐餅店的天下,著名的美其香餅家和八仙餅家都在這延續唐餅歷史。香港紅極一時的月餅會,大小愛吃的牛耳餅、合桃酥通通在深水埗誕生。它們曾擁有的名氣儼如今天受女孩子追捧的Lady M一樣,風行全港。但名氣、高質的材料、傳統手法,也敵不過青黃不接和租金等等因素。艱難而現實的營商環境,令深水埗的唐餅王國,都要面臨瓦解的一天。

有些人總說不要懷緬過去,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如果舊城沒有了,前人手藝逐一被棄,那時小城沒有的不只是建築物,還有我們的靈魂。

隨風飄走不只前人的身軀,更是我們的家,香港。

Tags : 習慣發現
Everything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If it’s not okay, it’s not the end.
John Lenn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