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地方

PRÉCÉDÉE:全港最小的藝術空間 突破想象界限

某天早上前往Kubrick的途中,從廟街鑽進熙龍街,左顧右盼之際,竟然發現了一個櫥櫃般的空間,裏頭設立了兩個熒幕裝置,拍攝著某個人不斷找換的情況;看一看頭頂的招牌,寫上「永續找換店」,但左右無人,到底這個空間葫蘆裏賣什麼藥?這個原來是由香港公開大學高級講師兼藝術家田禮文(Man Tin)發起的藝術實驗空間,「香港的藝術空間很單一,來來去去都是同一個圈子,這個另類空間就不同,夠貼地,24小時運作,希望能打破現有單一的藝術制度。」

 

側身只容納到三人 多元地區創意無限

 

這片小小的實驗空間24小時自動運作,吸引了不少途人駐足觀看。圖片提供:受訪者

PRÉCÉDÉE實驗藝術空間其實是一個橫門舖,高長大概兩米,闊僅半米,計起來只得大概26平方尺的空間。平時把玻璃門關上時,就像是一個展示衣服的櫥櫃般,各式各樣的人在街道上走來走去,有些只抬頭看了一眼便匆匆走過,但有些卻會被吸引駐足觀看,「油麻地這裏很貼地,很多元,有不同種類的人都在這裏居住,因此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來看展覽。好像我們隔離店鋪做剪頭髮和按摩的阿姐,都對展覽很有興趣,會跟我們說她喜歡什麼。還有一個妹妹,每天上學放學都會經過,會跑來看展覽。」田禮文說起來一臉興奮。展覽空間雖小,但延伸出去,整條街道上的人,都可以成為觀眾。

Dick曾試過在這片小小的空間做行為藝術,在裏頭讀書,一整天下來,對街道有了不一樣的觀察。圖片提供:受訪者

 

錄像與行為藝術家黎振寧(Dick)後來加入成為合作人之一,他其中一個藝術創作,就是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裏坐著唸書,由此觀察到許多不同的街道變化,「很多人以為這裏很寧靜。原來不是,早上這裏很多人上落貨,很嘈的,而且,原來那些巴基斯坦族裔到很晚才會出來。」光是一條街道,白天和黑夜所使用的人就已經完全不同。在這個小小的展覽空間,可以與其它人零距離接觸,彼此觀察,激發創作概念,「我們創作有時也會思考在地性,所以有幾個展覽的創作理念,都是源於油麻地這裏。」

 

另類空間 鼓勵學生不做鍵盤戰士

Man Tin 與 Dick 談起空間非常興奮,雖然租金有壓力,但他們希望能繼續下去,看看能走得多遠。

 

這個空間除了夠貼地外,還打破了很多對藝文空間的既有想象,「這個展覽空間最厲害的地方,就是24小時運作,不用人去駐守,調較了時間後,晚上就會自動開關燈。」Man Tin希望透過這個另類空間,能擴大現有的藝術展覽制度,「平時你去商業的藝術空間,選址都比較高級,就算有興趣也不敢走進去看;假如是自負盈虧的,始終地租貴,選址會不就腳,而且來來去去就只得那些人去展覽的Opening,圈子很細,我很想打破這樣單一的營運模式。」

 

間阻礙不到藝術家發揮創小空間阻礙不到藝術家發揮創意,圖為另一個展覽:「窺」。  圖片提供:受訪者

但始終展出空間有限,會阻礙到藝術家的創意嗎?「我們也曾跟一些很有名的藝術家合作,反倒他們在合作過程中,竟然像回復學生時代般天真,我想就是因為這個空間有無限可能性,對他們來說就像回到大學做project一樣。有些藝術家喜歡用盡空間;有些藝術家則喜歡簡約,只用上兩幅畫便可以,其實影響不大。」

身體力行去作出改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近年來社會有不同轉變,我從許多學生的作品中都可以看出,他們對前路感到很灰暗,但又不知道該怎樣做,很多人只講,但卻沒有採取行動來改變社會。」做這個展覽空間後,Man Tin的學生會來開幕禮,甚至有個學生每次展覽時都會來幫手拍照。「我想做一次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只要踏出第一步,有些東西是可以改變的,不要只躲在背後做鍵盤戰士。」

 

莎莉@偽文青。去旅行。散散步
偽文女生,愛文字,愛一切美好的事,現為偽KOL/旅遊博客/記者/編輯,身兼多職,只為可以繼續發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