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地方

黑地:延續山貨店 推廣實用設計美學

到網上一搜「山貨店」,鋪天蓋地都是7、80年歷史老店結業的新聞。舊的過去,只能到網上憑弔,再隔幾年,上一代離去,大家連「山貨店」是什麼都會忘記。城市一直進化,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但偏偏一位80后的平面設計師不想那些曾進駐我們生活的舊產品連同山貨店消失,於是在石硤尾開了一間改進版的山貨店——黑地。

山貨店 家的記憶

 

用竹製造的棉胎拍,隨著山貨店一間接一間消失,現在已經買少見少。

所謂「山貨」,是指以藤、草、竹、麻、木等天然物料所造成的製成品,例如雞毛掃、竹掃把、葵扇、蒸籠等。阿鵬自小住在石硤尾白田邨,對山貨店的印象,始於小時候媽媽帶著他到石硤尾街市買菜時,經過的山貨店,「門口總會高高懸掛著許多呼啦圈,老闆著背心,踢著拖鞋開店!」看似雜亂無章的小店,卻在物質短缺的年代,為許多家庭,提供絕大部分的生活日常用品。

簡單但不老土,黑地示範了雜貨店如何佈置得有味道。

店內賣的都是以往在香港很常見到的用品。

長大後,阿鵬搬離家中,自己開展新天地,家中一杯一碟都要自己添置,這時,山貨店早已從大部分的人生活中退去,他理所當然地走到大型連鎖家品店去購買,但越逛越發覺,還是舊家的物品好,「以前的產品,單純以物件的功能性去設計,沒有太多花巧裝飾,那種簡單的設計,至今歷久常新。」就那樣,他想起了小時候的山貨店,留意到這些佔據著我們日常生活但卻被我們忽略掉的家品,「譬如我們小時候經常用的指甲鉗,就是現在街邊婆婆擺攤檔時會買的,很好用。」還有公雞碗,張小泉剪刀等,這些都可以在「黑地」內找到。

黑地 為街坊服務

店內熱賣產品,要數駱駝牌的熱水壺,阿鵬說小時候家中都是用這個熱水壺。

黑地位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的斜對面,經常有文青前往JCCAC時順道過來看,以致讓人誤認為這間是文青小店,「其實我最希望服務的,是街坊。」連帶名,也是街坊才懂得的暗號,「其實對面偉智街遊樂場以前的地下是黑色的,所以又叫『黑地』,住在這裏的街坊兼波友就懂。」

不說不知,我們小時候經常使用的指甲鉗原來來自韓國,在黑地這裏也能找到。阿鵬特意將它們排列整齊展出,目的就是想大家可以欣賞到這些物品的設計。

黑地除山貨以外,還售賣許多阿鵬欣賞的產品,例如在日本東京淺草或上海街蒐集回來的鋼具、駱駝牌水壺、香港老牌塑膠廠「紅A」出產的塑膠用具也有出售,貨物種類的確雜亂,但東西整齊地放在架上,就不太像以往的風格,「以往山貨店東西都亂放,通常都是別人已經想好了要什麼,直接問老闆,老闆才會拿出來;我想營造一個環境,是可以讓大家慢慢逛逛,可以看到這些家品的設計,繼而尋找到自己喜歡的家品。」舊的物品,用新的概念包裝,才能一直延續下去。

店內還有許多鋼品、阿鵬喜歡的手沖咖啡用品等;全間店唯一有標明設計師的、是來自日本設計大師柳宗理的產品,其它許多都是不知名設計師所設計的產品。

許多設計師夢想著擁有自己設計的產品系列,真的甘願就這樣看守一間小小的山貨店嗎?「我正正欣賞這些『無名氏』的設計,他們沒有標榜自己的功勞,設計出好用而且價格親民的用品。反觀現在許多人標榜設計師設計,結果把日常用品標價貴幾倍,那與設計的概念互相違背。」設計的目的,是讓人生活變得更美好,「我不是單純懷舊,也不是做什麼偉大的事,我只是想把這些以往的好設計重新展現在大眾眼前。」

攝影:Bertha Wang、「黑地」專頁

好集慣
太陽底下無新事,我們所分享的都是你我他的故事,有的是新的角度,賦予新的價值,或是天時地利人和下所造成的不同,讓你能從中模糊地摸索,思考,實行,然後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