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好地方幫襯小店

等待黎明 善美影室

繁華的彌敦道,商鋪朝生夕死,急促的更替遷移已成常態。變幻原是永恆,一刻的凝滯定格叫人特別珍惜、留戀及嚮往。從大街轉入內街,彷彿由奢入簡,老房子依舊,舊招牌如故。爬上狹窄的樓梯,短短的一段路程,滿目都是褪色或未褪色的照片,終點是一家影樓,無誤。

「你哋係我嘅黎明!」甫進入善美影室,老闆林國盛裂嘴而笑,一雙滿有童真的兔仔牙輕易破冰。只是思路無定向,妙語天花亂墜,令轉數慢的記者,接不到招,語塞。「今日一個客都無,你哋仲唔係我嘅黎明?」好在老闆俠氣,適時效正頻道。

客稀,倒沒說錯。智能手機普及,再手殘都會selfie,何須大陣仗上影樓?數碼攝影任影唔赤肉,即影即見到效果,誰還捨得投資一卷千金而又要等到天荒地老才見到效果的菲林攝影?善美影室這類舊式影樓式微似乎是意料之內的,但她的過去的確是精彩的。

 

記下那珍貴的團圓時刻

西式軟椅、玩具、書籍都是拍攝道具。

 

善美影室前身是尖尖照相,1937年,由劉慶鏞在彌敦道369號開業,後遷至北海街現址,並由兒子劉唯康接手。名為尖尖,寄望生意由小做大。當年相機不普及,要拍照,都要上影樓。小則辦理證件相,大則過時過節,姨媽姑姐海外歸來團聚,家裏添丁,難得齊人,點都要合照。於是造就影樓生意滔滔,拍照、沖曬、執相各有專員負責,工序專門化才能應付需求。劉老願望成真。林國盛最初在尖尖當沖曬學徒,曾經往外闖,輾轉又回來。

名人貴賓,你認出多少個?

 

 

昔日家庭每添成員,都會上影樓拍攝留念。左一是童年林國盛。

 

少女張敏玉照,眼神靈動,多得執相師傅妙筆。

 

留住,留不住

微粒放大對焦器,將底片影像放大,把底片上的粒子結構呈現出來。

 

九十年代,科技急速革新,柯達第一部熱昇華打印機面世,劉唯康參觀過後,預料自己的行業將被捲進洪流,「佢知道影樓好快無得做!」誰料攝影變革未至,他又要趕上時代的方舟,在九七大限前,移民加拿大,把生意交予林國盛。生意有限,但林國盛本着撐得一天得一天的意志經營下去。數年前,劉家有意收回鋪位,影樓面臨結業。結業消息一傳去,全城反應激烈,人人爭相拜訪,懷舊獵奇,可能眾人念力太強,劉家最後改變主意,讓林國盛經營下去。

菲林沖曬後,照片會如何?菲林照片就是有份驚喜。

 

到底好奇貪得意的人多,願意付鈔的人少。一輯證件相盛惠二百八十蚊。坊間十蚊一打喎老闆!「十蚊三打都有呀!」林國盛說。但如果你明白拍攝、沖曬乃至執相耗費的時間和工藝,就會明白一蚊都沒有多收。牆上高懸一張少女張敏的玉照,不是欲把明星作招徠,而是對工藝的致敬,「你睇張敏條眼線畫得幾生動自然,呢啲就係執相師傅嘅功力!」

林國盛最初負責沖曬,後來連拍照及執相也會。

 

石貴南負責沖曬,終日埋首黑房。

 

樓梯放滿歷年作品。

 

沒有客人的日子,道具就成為二人的玩具。

 

一陣熱鬧過後,影樓回復平靜。面對冷清,林國盛的絕招是跟拍檔石貴南互串,兩人有時又會自編自導自演無聊短片,毫無長輩包袱,投入過youtuber。夕陽工藝當然可貴,但更難得的,是明知黎明等不到卻又笑住等的樂天。

 

林國盛曾經在芝柏婚紗工作,認識了好友石貴南(右)。

 

作者簡介:

周燕,多得記者身份,看盡世間色相。

攝影簡介:

謝致中@Aperire Photography,多得攝影師身份,行盡萬里路,影盡芸芸眾生。

 

堅持是一種習慣,習慣是一種堅持
好集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