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圖.城.記

他年輕時走黑道撈偏門,老了只想為落魄人熬一碗湯

熬在香港,誰人心裡沒有苦惱、壓力和憂慮?陌生的人們想要交流起來就更加不容易。不過如果是讓各路人馬聚在一起飲湯呢?花好幾個小時慢火熬成,融化了各種食物精華的老火湯,誰能抵擋?

2018年年底的夜晚,深水埗的冬天涼風陣陣,在服務弱勢社群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中心裡,20多人聚在一起喝排骨節瓜章魚湯。他們是一群露宿街友,大多上了年紀,每晚借宿於公園、天橋底、24小時麥當勞或遊戲中心。

生活艱難,大家各懷複雜坎坷的往事,除了煙仔、啤酒和粗口,最安慰人的,莫過於一碗湯了。就著溫熱湯水,大夥兒和社工一起,討論著最近的各種社會政策——政府找地搞了一場大龍鳳,想上公屋難過登天;近半年來又瘋狂清場,趕走天橋底的露宿者,早陣子又宣佈,長者綜援的年齡上調至65歲,這樣,弱勢社群的日子還有可能變好嗎?

對露宿街頭的人來說,住家湯水是和住屋一樣的奢侈之物。2017年夏天,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借鑒台北的石頭湯計劃,在深水埗發起了同名計劃,由機構資助,義工負責買菜煲湯,每個月有一天晚上,讓街友們聚在一起飲湯傾談,溫飽之餘也關注政策變化,若街友就貼身相關的議題達成共識,還會組織進一步的社會行動。

(圖說) 負責煲靚湯的是這位深水埗街坊Mickey,他今年68歲,別看他個子小,但渾身活力,只要一聊天就停不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他也過著露宿街頭的日子,朝不保夕,直到近年輪候到公屋,生活才慢慢安定下來,有了兩分力氣之後,他就跑去做義工,照顧仍在困境中掙扎的街友。

 

(圖說) 最初沒有人想到,常年孤身生活的Mickey喜歡煲湯。年幼時他住在觀塘雞寮徙置區,天天看家人和鄰居煮飯煲湯,漸漸也學懂兩手。近年搬上公屋,即使一個人食,他也會買豬展紅蘿蔔,花三四個小時,熬一煲靚湯,小時候的味道滲著家的溫暖。

 

(圖說) 年輕的時候,Mickey走黑道撈偏門,染過毒癮坐過監,中年過後,他與前輩子的打打殺殺作別,過上平淡日子。戒毒最艱難,他說自己雖然一直想戒,但欠缺最後決心,猶豫之際,是SoCO社工陳仲賢鼓勵了他:「是他同我講,我信你,你一定得!」

 

(圖說) 患難見真情。Mickey與社工、一班街友都成為朋友,他說不覺得自己是在做義工,或許更像是家人般的互助扶持和分享。對於煲湯,Mickey自有章法和執著,他總說,「煲咩湯唔系你自己揸主意,而系天、地、氣揸主意。」

 

(圖說)Mickey會根據不同節氣,配以不同的乾貨、藥材。他特別喜歡看書,家中有不少是關於烹飪、煲湯和食材的書。

 

(圖說)煲湯其實工序不小,頗費時間。Mickey非常認真,中午就去街市買豬骨或豬展,再配合節瓜、蘿蔔等不同材料,大約兩點多買好所有食材之後,他就來到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海壇街中心,削皮、洗菜、汆水,睇火。慢火熬三四個小時後,到了晚上八點左右,中心陸續迎來一班街友,大家都急不可待來幫手打開煲蓋。

 

(圖說)雖然目前石頭湯計劃僅僅每月一次,但對Mickey和一班露宿街友來說,已經是難得的聚會。大夥兒一起幫手盛湯,年輕的把湯遞給年老的、行動不便的,最後一齊幫手收拾洗碗,來自各方的無家可歸的人們,享受短暫而快樂的家的溫暖。而Mickey最開心的,就是看到大家一邊傾談一邊飲湯,最後飲到「渣都無得剩」。

周莊 / CT Lam
周莊 : 自由撰稿人,曾於香港和北京媒體從事專題報道多年,輾轉不同城市生活,現安於香港,輕度寫作焦慮症,強烈採訪愛好者,愿寫作步履不停。 CT Lam:攝影師,十多年來在香港從事新聞攝影,現專注紀錄香港與中國的政治及社會議題,亦探索其它個人拍攝項目。